襄王不许请隧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07-21 20:43:04

  【襄王不许请隧文言文原文】

  晋文公既定襄王于郏,王劳之以地,辞,请隧焉。王弗许,曰:“昔我先王之有天下也,规方千里,以为甸服,以供上帝山川百神之祀,以备百姓兆民之用,以待不庭、不虞之患。其馀,以均分公、侯、伯、子、男,使各有宁宇,以顺及天地,无逢其灾害。先王岂有赖焉?内官不过九御,外官不过九品,足以供给神祇而已,岂敢厌纵其耳目心腹,以乱百度?亦唯是死生之服物采章,以临长百姓而轻重布之,王何异之有?”

  “今天降祸灾於周室,余一人仅亦守府,又不佞以勤叔父,而班先王之大物以赏私德,其叔父实应且憎,以非余一人,余一人岂敢有爱也?先民有言曰:‘改玉改行。’叔父若能光裕大德,更姓改物,以创制天下,自显庸也,而缩取备物,以镇抚百姓,余一人其流辟於裔土,何辞之有与?若犹是姬姓也,尚将列为公侯,以复先王之职,大物其未可改也。叔父其茂昭明德,物将自至,余何敢以私劳变前之大章,以忝天下,其若先王与百姓何?何政令之为也?若不然,叔父有地而隧焉,余安能知之?”

  文公遂不敢请,受地而还。

  【襄王不许请隧文言文翻译】

  晋文公使周襄王在郏邑恢复王位,襄王拿块土地酬谢他。晋文公辞谢,要求襄王允许他死后埋葬用天子的隧礼。襄王不许,说:“从前我先王掌管天下,划出方圆千里之地作为甸服,以供奉上帝和山川百神,以供应百姓兆民的用度,以防备诸侯不服朝廷或意外的患难。其余的土地就平均分配给公侯伯子男,使人们各有地方安居,以顺应天地尊卑的法则,而不受灾害。先王还有什么私利呢?他宫内女官只有九御,宫外官员只有九卿,足够供奉天地神灵而已,岂敢尽情满足他耳目心腹的嗜好而破坏各种法度?只有死后生前衣服用具的色彩花纹有所区别,以便君临天下、分别尊卑罢了。此外,天子还有什么不同?

  现在上天降祸周朝,寡人也只是谨守先王故府的遗规,加以自己无能,不得不麻烦叔父;如果再分出先王的大礼来报答寡人的私德,那么,叔父也会厌恶寡人,责备寡人了。否则,寡人岂敢有所吝惜?前人说过:‘身上的佩玉改了样,走路的气派不一样。’如果叔父能发扬伟大的美德,改姓换代,开创一统天下的大业,显示自己的丰功伟绩,自然可用天子的服饰文采以安抚百姓,寡人也许会流放边疆,还有什么话可说?如果叔父仍保持姬姓,位列公侯,以恢复先王规定的职分;那么,天子所用的大礼就不可更改了。叔父还是努力发扬德行吧,您所需要的事物自然会来的。就算我敢因酬私德而改变先王的制度,从而玷辱了天下,又如何对得起先王和百姓?又如何推行政令?否则,叔父有的是土地,就是开通墓道举行隧礼,寡人又从何知道呢?”

  晋文公于是不敢请隧礼,接受赏赐的土地,回国去了。

  【襄王不许请隧文言文注释】

  ①晋文公:春秋五霸之一。襄王:周襄王。郏:今河南洛阳西。

  ②隧:掘墓道安葬。古时天子的葬礼。

  ③甸服:国都近郊之地。

  ④不庭:不来进贡。不虞:意料不到的事。

  ⑤神祇:天神和地神。

  ⑥百度:各种法令、法度。

  ⑦天降祸灾:周王朝发生内乱。余一人:古代帝王的谦称。

  ⑧不佞:谦词,不才。叔父:天子对同姓诸侯的称呼。

  ⑨更姓改物:改朝换代。显庸:显示功能。

  ⑩流:放逐。辟:受刑罚。

  【襄王不许请隧文言文赏析】

  周襄王在位时期,周王朝已经十分衰落,天子只是徒有虚名的摆设,实际是各诸侯国竞相称霸,此时的霸主就是晋文公。本文充分地反映了晋文公的咄咄逼人,襄王的柔弱可欺。周王室到此时剩下的唯有礼制,就是这最后的一点点东西,晋文公还想要去。襄王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打消文公的念头。襄王以礼为武器,一方面说明王室的无私,留下的土地仅够必须的开销,其余的都分给了大小诸侯,作为天子,所多的仅仅是“死生之服物采章”而已;另一方面说到自己能够重新得到王位,虽然完全依赖文公,但这不能成为拿原则作交易的理由,襄王反复申说,虽然言辞婉转,但却严正堂皇。最后文公只好打消了念头。清人余诚评道: “晋文复从何处置喙,然亦曲尽衰世君臣意态矣。” (《古文释义》)

  全文说理,无一笔实写不许,而是从“非天子不得用隧”,逆笔切入,步步紧逼,理正言直,自使晋文公不得不面惭而还。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