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言尔志

时间:2019-09-08 20:22:14 编辑:文言文之家

  【文言文】

  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衣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

  【翻译】

  颜回、子路在孔子身边陪着。孔子说:“为什么不说说你们每个人的志向呢?”子路说:“愿将车马和裘衣和朋友共用,即使用坏了,也不遗憾。”颜渊说:“愿不夸耀自己的好处、不宣扬自己的功劳。”子路说:“我们想听听老师您的愿望。”孔子说:“使老人能过得安适,使朋友信任我,使年轻人归依我。”

  【注释】

  1、待:在旁边陪着。

  2、颜渊:颜回,孔子的学生。

  3、季路:子路,孔子的学生。

  4、子:指孔子。

  5、盍:何不。

  6、裘:衣袍。

  7、敝:原意为名词,破旧,此处用作动词,用破。

  8、伐 :夸耀。

  9、善:长处。

  10、施劳:表白功劳。

  11、安之:使他们得到安适。

  【阅读答案】

  练习题:

  1、用现代汉语翻译下面的句子。  盍各言尔志?                                                         

  2、对上面这个选段内容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子路的志向是与朋友一起共同享受车马、衣服等物品,即便用坏了也没有遗憾。可见子路性格慷慨豪放。 

  B、颜渊的志向是不夸耀自己的长处,不炫耀自己的功劳,可见颜渊的性格谦虚谨慎。 

  C、孔子的志向是让老人得以安养,让朋友间以诚相待,让年轻的子弟们得到关怀。可见孔子对自己的志向能够实现充满自信。 

  D、孔子及其弟子们自述志向,主要谈的是个人道德修养及为人处世的态度。孔子的志向最接近于“仁德”。 

  3、下列各项中,对上面《论语》选段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孔子引导弟子颜渊、子路各自表达他们的志向,而孔子也抒发了自己的抱负,显现了他高尚的人格和宽宏的怀抱。 

  B、师生之间在和谐的气氛下相互学习和砥砺,有切磋,有请益,循循善诱,很自然地呈现出了孔门教与学的情景。 

  C、在师生对话中,三人志愿不同,境界也有高下。子路性情豪爽,讲话鲁莽,只讲朋友义气,境界最为低下。 

  D、相比之下,孔子的志向是希望老年人得到安养,朋友间以诚相待,少年得到关爱,其关注的层面更为广阔,志向更加高尚。 

  4、在这场师生对话中,颜渊的志向反映了怎样的品格?                                                                     

  5、本章叙述孔子及其弟子各述其志,志愿各有不同,境界也有高下。联系实际,谈谈你对三个人之“志”的理解。           

  参考答案:

  1、为什么不各自说说你们的志向?   

  2、C (孔子只是表达自己的志向,看不出他的自信)  

   3、C(子路性情豪爽,重朋友情谊,也是一种高尚的人格。)

  4、颜渊富于德性修养,乐意发挥自己的才干,为大众服务,而不夸耀自己的长处,不张扬自己的功劳,具有肯奉献而又谦虚的美德。    

  5、子路愿意将自己的车马衣服与人共享,可以看出他重义气,轻财物;颜渊不夸耀优点,不宣扬功劳,重视自我修养;孔子的志向是让老者得以安养,让朋友以诚相待,让少者得到关爱。自然流露出造福他人、各得其所的仁者之怀,境界最高。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 异宝文言文翻译及注释

    【文言文】 古之人非无宝也,其所宝者异也。 孙叔敖疾,将死,戒其子曰:王数①封我矣,吾不受也。为我死,王则封汝,必无受利地②。楚、越之间有寝之丘者,此其地不利,而名甚恶③。...

  • 卖蒜老叟文言文翻译及注释 卖蒜老叟的启示

    【文言文】 南阳县有杨二相公者,精于拳勇。能以两肩负两船而起,旗丁数百以篙刺之,篙所触处,寸寸折裂.以此名重一时,率其徒行教常州。每至演武场传授枪棒,观者如堵。忽一日,有卖...

  • 嗜鱼拒馈文言文翻译及注释

    《嗜鱼拒馈》是一 篇寓言故事。下文是 文言文之家 (www.wywzj.cn)整理的 《嗜鱼拒馈》文言文翻译及注释 ,欢迎阅读。 文言文 公孙仪相鲁而嗜鱼,一国尽争买鱼而献之,公孙仪不受。其弟子谏...

  • 纪昌学箭文言文翻译和道理

    文言文 甘蝇,古之善射者,彀弓而兽伏鸟下。弟子名飞卫,学射于甘蝇,而巧过其师。 纪昌者,又学射于飞卫。飞卫曰: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 纪昌归,偃卧其妻之机下,以目承牵挺...

  • 书谢御史文言文翻译_注释_赏析

    【文言文】 谢御史者[1],吾楚湘乡谢芗泉先生也[2]。当乾隆末,宰相和珅用事[3],权焰张。有宠奴常乘珅车以出,人避之,莫敢诘。先生为御史,巡城遇之,怒,命卒曵下奴,笞之。奴曰:敢...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闽ICP备20200227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