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王含秀才序文言文翻译及思想感情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20-11-22 01:50:02

  《送王含秀才序》是唐代韩愈所作的一篇文言文。以下是送王含秀才序原文翻译及注释,欢迎阅读。

送王含秀才序文言文

  吾少时读《醉乡记》⑴,私怪隐居者无所累于世,而犹有是言,岂诚旨于味耶?及读阮籍、陶潜诗,乃知彼虽偃蹇⑵,不欲与世接,然犹未能平其心,或为事物是非相感发,于是有托而逃焉者也。若颜子⑶操瓢与箪⑷,曾参歌声若出金石⑸,彼得圣人⑹而师之,汲汲⑺每若不可及,其于外也固不暇,尚何曲⑻之托,而昏冥之逃耶?

  吾又以为悲醉乡之徒不遇也。建中⑼初,天子嗣位,有意贞观、开元之丕绩⑽,在廷之臣争言事。当此时,醉乡之后世又以直废。吾既悲醉乡之文辞,而又嘉良臣之烈,思识其子孙。今子之来见我也,无所挟⑾,吾犹将张之⑿;况文与行⒀不失其世守,浑然端且厚。惜乎吾力不能振之,而其言不见信于世也。于其行,姑与之饮酒。

送王含秀才序文言文翻译

  我在年轻的时候,读王篑的醉乡记,心里面很奇怪那隐居的人,既然和世界没有什么牵挂,为什么还说这种话,难道说真的是贪吃那酒吗?到后来读了阮籍、陶潜的诗,终知道他们虽然洒脱,不愿同世人交接,但是他们的心,终究不能平,偶然碰见那事物的是非,他就感触起来,把酒来做遁世的托辞罢了。那颜子住在一条陋巷里,只有一箪的饭,一瓢的汤。曾子唱起歌来,声音好像是从金石里发出来的,他俩寻到了圣人做老师,急急忙忙的要想学他,还觉得来不及;对那外面的事情,没有工夫去计较了;那里还会有借着醉乡做逃遁处的道理呢!

  所以我很哀怜那醉乡的人,不曾逢着好时候。 建中初年,天子即位,很想按照贞观开元年间的政治,做一番大事业,朝庭上官,个个上奏疏,讨论时务,这时候那醉乡的后嗣,又因为所说的话太直,丢掉了官。我读了醉乡的文词很哀怜他,又很敬重那良臣的刚烈,总想认识他的子孙。现在你肯来见我,就算是没有什么才华,我也要协助于你,况且你的文才,你的品行,很能继承家风元气,浑浑然即端方又敦厚,只可惜我的力量很薄弱,不能够提拔于你,而我的话,又没有什么人相信。没有其他的法子了,只好趁你走的时候,请你吃上杯水酒。

送王含秀才序文言文注释

1、《醉乡记》:作者王篑,字无功,隋唐时代的隐逸诗人,仕途不顺,归隐山林,嗜酒成癖,能饮五斗,著五斗先生传及醉乡记,是王秀才王含的先祖。
2、偃蹇:困顿、失志。
3、颜子:颜渊。
4、箪:盛饭的圆形竹器。
5、金石:金,钟鼎彝器。石,碑碣石刻。金石指用以颂扬功德的箴铭。
6、圣人:孔子。
7、汲汲:形容努力求取、不休息的样子。
8、曲:把麦子或白米蒸过,使它发酵后再晒干,称为曲,可用来酿酒。此处指酒。
9、建中:唐德宗年号。
10、丕绩:大功业。
11、无所挟:就算是没有什么才华。
12、张之:协助他。
13、文与行:文章与品行。

送王含秀才序的思想感情

  《送王含秀才序》篇什简短,仅得二百余字,却写得曲折、委婉,含蓄深沉。韩愈为文,尚新求奇,构思极为精妙。本文也充分显示出了韩文的这一特点。秀才王含怀才不遇,悻悻而去,正值忿懑不平之际。此时为其送行,惺惺相惜,既要对其有所抚慰,以平其胸中之愤,又要对其鼓励、劝勉,以防其一蹶不振。若直言相劝其随遇而安,听天由命,未免过于唐突、迂阔,令人难以接受,若过于强调其怀才不遇,又恐有讥刺君相不能用才之嫌,冒犯时忌,实在难以下笔。韩昌黎不愧为文章大家,他能独出心裁,从故纸堆中翻出王含的祖宗王绩来,由王绩撰《醉乡记》说开去,深入发掘其撰《醉乡记》的用心,罗列古之圣贤、名士对待荣辱、进退的态度,劝勉王含当以圣人为师,汲汲自治,不以不遇为悲,可谓用心良苦。

  文章以《醉乡记》发端,篇中历数阮籍、陶潜、王绩等醉乡之徒的际遇,处处紧扣一个“醉”字。《送王含秀才序》的篇末又以“姑与之饮酒”与篇首醉乡暗应。一个“醉”字贯穿全篇,前呼后应,结构严谨,完整。开篇起笔不凡,出奇制胜,结尾简洁有力,言简意丰,无一赘笔,体现出韩文运思严密,结构精巧的特点。

  《送王含秀才序》全篇行文纡徐舒缓,曲折委婉,一改韩文大气磅礴,“猖狂恣睢”之风,足见韩文风格多样,富于变幻。文中夹叙夹议,情理兼备,既有逻辑严密的推理、议论,又有浓烈、凝重的感情交流。文章似感慨而非感慨,似慰藉而又非慰藉,从容淡泊,朴素无华,语言清新流畅,感情诚挚真切,看似随意文字、闲来之笔,实则匠心独具,涉笔成趣。娓娓道来,意尽笔止。文从字顺,曲尽其妙。受到历代文学家的好评。桐城派刘大櫆称此文“含蓄深婉近子长”,曾国藩亦盛赞此文“淡折夷犹,风神绝远”(马其昶《韩昌黎文集校注》)。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