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鱼记文言文翻译|注释|赏析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20-01-16 20:01:18

  《养鱼记》是北宋文学家欧阳修创作的一篇文言文。

文言文

  折檐之前有隙地(1),方四五丈(2),直对非非堂(3)。修竹环绕荫映,未尝植物(4)。因洿以为池(5),不方不圆,任其地形;不甃不筑(6),全其自然。纵锸以浚之(7),汲井以盈之。湛乎汪洋,晶乎清明(8)。微风而波,无波而平。若星若月,精彩下入。予偃息其上,潜形于毫芒(9);循漪沿岸(10),渺然有江湖千里之想。斯足以舒忧隘而娱穷独也(11)。

  乃求渔者之罟(12),市数十鱼,童子养之乎其中。童子以为斗斛之水不能广其容,盖活其小者而弃其大者(13)。怪而问之(14),且以是对。嗟乎,其童子无乃嚚昏而无识矣乎(15)。予观巨鱼枯涸在旁(16),不得其所,而群小鱼游戏乎浅狭之间,有若自足焉(17),感之而作养鱼记。

翻译

  衙署回廊前的一块空地有四五丈见方,正对着非非堂。此处修竹环绕林荫遮蔽,没有栽种其他植物。我按照地形挖了一个池塘,既不方也不圆;没有用砖砌,也没有筑堤岸,完全保留了它自然的形态。我用锹把池塘挖深,打井水把它灌满。池塘清澈见底,波光荡漾,微风一吹便泛起波纹,风一停便水平如镜。星与月映在水中,光亮直透塘底。我在塘边休息时,水中的影像纤毫毕现;绕着水池散步,仿佛徜徉在浩荡的江湖之间。这足以让人抒发内心的忧郁不畅,安慰我这个困窘寡助的人。

  我于是请渔人撒网捕鱼,从他那里买了几十条活鱼,叫书童把它们放养在池塘中。书童认为池水太少不能增大容量,于是只把小鱼放养在内,而丢弃大鱼。我感到很奇怪,问他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他把自己的想法讲给我听。可叹啊,这个书童怎么如此糊涂而无知!我看见大鱼丢在一边干渴,得不到安身之处,而那群小鱼却在那又浅又窄的池塘中嬉戏,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我感触很深,于是写了这篇《养鱼记》。

注释

  (1)折檐:屋檐下的回廊。隙地:空地。

  (2)方:方圆,大小。

  (3)非非堂:欧阳修在洛阳时所建,命名为“非非堂”。

  (4)植物:这里用作动词,是种植植物的意思。

  (5)洿(wū):地势低的地方。这里名词用作动词,是挖掘的意思。

  (6)甃(zhòu):砌墙。

  (7)锸(chā):铁锹。浚(jùn):疏通。

  (8)清明:清澈、明亮的样子。

  (9)偃息:休息。毫芒:微小的东西。

  (10)循:沿着。

  (11)舒:舒展。忧隘:忧愁和郁闷。穷独:困乏无助的样子。

  (12)罟(gǔ):渔网。

  (13)活:形容词用作动词,使.....活着。

  (14)怪:认为....奇怪。

  (15)无乃:难道不是。嚚(yín)昏:糊涂昏庸。

  (16)观:观察。

  (17)自足:悠然自得的样子。

赏析

  《养鱼记》是一篇非常精彩的短文,作者以小见大,通过小鱼“若自足”,而巨鱼“不得其所”的境况,影射了当世君子“曾不能一日安之于朝堂之上”,而小人却“嚣嚣于廊庙”的现象。

  文章分为两段,第一段记自己挖池“以舒忧隘而娱穷独”的事。作者以细致的笔触描绘了做池的经过和池水的清明之状,以及给自己带来的恬然自适的情趣。既不提养鱼之事,也不言他事,仿佛浑然不晓世事之状。然而最后一句“舒忧隘而娱穷独”却隐隐透出了作者志怀高远而不得伸展的心理。转入第二段,作者开始提及养鱼之事。然而作者似乎并不意在养鱼,而是极为轻描淡写地以两句话便述完此事。转而借童子之口道出一个可怕的现实:“以斗斛之水不能广其容,盖活其小者而弃其大者。”以简练的话语点出文章的主旨,而后戛然而止。

  整篇文章含而不露,叙而不议,似乎是“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其实体现了欧公一贯的淳厚文风。以饱满的笔法叙写文章的次要部分,作为铺垫,以凝练的笔法点触主旨,点到即止,不再生发议论。

作者简介

  欧阳修(1007年—1072年),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祖籍庐陵(今属江西)。少孤,贫而好学。天圣八年(1030年)中进士,先后担任过知制诰、翰林学士、枢密副使等职。他是范仲淹“庆历新政”的拥护者,并和尹洙、梅尧臣等人倡导诗文革新运动,堪称北宋文坛的泰山北斗。欧阳修注意提携后进,曾巩、王安石、苏舜钦、苏轼父子等都出于他的门下。他在诗词文等多方面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有《欧阳文忠公集》传世。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