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生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0-24 22:05:56

原文

  董生,字遐思,青州之西鄙人(1)。冬月薄暮,展被于榻而炽炭焉(2)。方将篝灯(3),适友人招饮,遂扃户去(4)。至友人所,座有医人,善太素脉(5),遍诊诸客。末顾王生九思及董曰(6):“余阅人多矣,脉之奇无如两君者:贵脉而有贱兆(7),寿脉而有促征。此非鄙人所敢知也(8)。然而董君实甚。”共惊问之。曰:“某至此亦穷于术,未敢臆决(9)。愿两君自慎之。”二人初闻甚骇,既以为模棱语(10),置不为意。

  半夜,董归,见斋门虚掩(11),大疑。醺中自忆,必去时忙促,故忘扃键(12)。入室,未遑爇火(13),先以手入衾中,探其温否。才一探入,则腻有卧人。大愕,敛手(14)。急火之(15),竟为姝丽,韶颜稚齿(16),神仙不殊。狂喜。戏探下体,则毛尾修然(17)。大惧,欲遁。女已醒,出手捉生臂,问:“君何往?”董益惧,战栗哀求:“愿仙人怜恕!”女笑曰:“何所见而畏我(18)?”董曰:“我不畏首而畏尾(19)。”女又笑曰:“君误矣。尾于何有(20)?”引董手,强使复探,则髀肉如脂(21),尻骨童童(22)。笑曰:“何如?醉态蒙瞳(23),不知所见伊何(24),遂诬人若此。”董固喜其丽,至此益惑,反自咎适然之错(25)。然疑其所来无因。女曰:“君不忆东邻之黄发女乎?屈指移居者,已十年矣。尔时我未笄(26),君垂髫也。”董恍然曰:“卿周氏之阿琐耶?”女曰:“是矣。”董曰:“卿言之,我仿佛忆之(27)。十年不见,遂苗条如此!然何遽能来?”女曰:“妾适痴郎四五年(28),翁姑相继逝(29),又不幸为文君(30)。剩妾一身,茕无所依(31)。忆孩时相识者惟君,故来相见就。入门已暮,邀饮者适至,遂潜隐以待君归。待之既久,足冰肌粟(32),故借被以自温耳,幸勿见疑。”董喜,解衣共寝,意殊自得。月余,渐羸瘦,家人怪问,辄言不自知。久之,面目益支离(33),乃惧,复造善脉者诊之(34)。医曰:“此妖脉也。前 日之死征验矣,疾不可为也。”董大哭,不去。医不得已,为之针手灸脐,而赠以药,嘱曰:“如有所遇,力绝之。”董亦自危。既归,女笑要之(35)。怫然曰(36):“勿复相纠缠,我行且死!”走不顾。女大惭,亦怒曰:“汝尚欲生耶!”至夜,董服药独寝,甫交睫(37),梦与女交,醒已遗矣。益恐,移寝于内,妻子火守之(38)。梦如故。窥女子已失所在。积数日,董吐血斗余而死。

  王九思在斋中,见一女子来,悦其美而私之。诘所自(39),曰:“妾遐思之邻也。渠旧与妾善(40),不意为狐惑而死。此辈妖气可畏,读书人宜慎相防。”王益佩之,遂相欢待。居数日,迷罔病瘠(41)。忽梦董曰:“与君好者狐也。杀我矣,又欲杀我友。我已诉之冥府(42),泄此幽愤。七日之夜,当炷香室外,勿忘却!”醒而异之。谓女曰:“我病甚,恐将委沟壑(43),或劝勿室也(44)。”女曰:“命当寿,室亦生;不寿,勿室亦死也。”坐与调笑。王心不能自持,又乱之。已而悔之,而不能绝。及暮,插香户上。女来,拨弃之。夜又梦董来,让其违嘱(45)。次夜,暗嘱家人,俟寝后潜炷之。女在榻上,忽惊曰:“又置香耶?”王言不知。女急起得香,又折灭之。入曰:“谁教君为此者?”王曰:“或室人忧病,信巫家作厌禳耳(46)。”女彷徨不乐。家人潜窥香灭,又炷之。女忽叹曰:“君福泽良厚。我误害遐思而奔子(47),诚我之过。我将与彼就质于冥曹(48)。君如不忘夙好,勿坏我皮囊也(49)。”逡巡下榻,仆地而死。烛之,狐也。犹恐其活,遽呼家人,剥其革而悬焉。王病甚,见狐来曰:“我诉诸法曹。法曹谓董君见色而动(50),死当其罪;但咎我不当惑人,追金丹去(51),复令还生。皮囊何在?”曰:“家人不知,已脱之矣。”狐惨然曰:“余杀人多矣,今死已晚;然忍哉君乎!”恨恨而去。王病几危,半年乃瘥(52)。

> > 点击展开阅读

翻译

  董生,字遐思,青州西郊人。一个冬天的傍晚,董生铺好被褥,点上炉火,刚要掌灯时,有朋友来请他喝酒,董就关好门去了。到了朋友家里,在座的有个医生,擅长以诊脉来辨人贵贱吉凶。他给大家挨个诊评了一遍,最后对董生和一个名叫王九思的书生说:“我诊看的人不计其数,但脉象的奇特没人和你俩相同:要说富贵脉吧,又伴有低贱的征兆;要说长寿脉吧,又杂有短命的征状,这都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但董君的这种脉象确实很明显。”众人听罢很吃惊,一齐问为什么。医生回答说:“我诊评到这程度也没有办法了,别的不敢随便下结论。愿二位各自慎重行事。”起初,两人听后很害怕,继而一想,又觉得医生的话模棱含糊,也就没放在心上。

  半夜时,董生回到家,见房门虚掩着,大为疑惑。醉意朦胧中想了想,一定是走时慌忙急促忘了上锁。进屋后,没顾上点灯,便先伸手摸被窝暖和没有。一下触摸到一个赤身的人躺在里面,董生大吃一惊。抽回手来急忙点灯一看,竟是个红颜少女,美如天仙。董生狂喜万分,上前戏摸她的下身,却意外地摸到条毛茸茸的长尾巴。董生害怕起来,转身想跑。女子已醒过来,一把抓住董生的胳膊,问:“你往哪里跑?”董生越发害怕,战战兢兢地哀求仙人可怜饶恕。女子笑着说:“你见到什么把我当仙人?”董生说:“我不畏首而畏尾!”女子又笑着说:“你搞错了,哪里有尾?”说完就拉过董生的手,硬要他再摸。董生只觉她大腿滑嫩、尾部光秃。女子仍然笑着说:“怎么样?你醉意朦胧,不知看见了什么,这样胡说八道诬赖人!”董生本来就喜欢女子的美貌,这时越发被她迷住了,反自责刚才不该错怪她;然而还是怀疑女子来路不明。女子说:“你不记得东邻的黄毛丫头了吗?算来我家搬走十年了。那时我未成人,你也是个孩子。”董生一下想起来了,说:“你是周家的小阿锁吗?”女子说:“是啊。”董生说:“经你提醒,我这才想起来了。十年不见,你竟出落得这样苗条漂亮。可是你为什么突然来这里呢?”女子说:“我出嫁才四五年,公婆就相继去世,又不幸成了寡妇,孤苦伶仃,没有依靠。想起小时认识的人中只有你了,因此才来投奔你。进门时天已黑了,碰巧有人来请你去喝酒,我就躲在一边等你回来,时间一长,浑身寒冷,就钻到你的被窝里取暖。希望你不要见怪。”董生很高兴,就解衣共枕,尽情欢乐,且十分庆幸自得。

  一个月后,董生渐渐形容枯瘦,家人觉得奇怪,就问他原因,他总推说不知道。时间长了,他面目瘦得吓人,才感到害怕,忙又去找原来那位医生,恳请治疗。医生说:“这是妖脉,上次你脉象上的死兆现 在已经出现。这病不能治了。”董生大哭,不肯走。医生不得已,只好给他针手灸脐,并送他一包药,嘱咐说:“若再碰到女人,必须坚决拒绝她。”董生也知道自己危险了。回到家里,女子嬉笑着又来勾引他。董生满脸不高兴地说:“不要再来纠缠我,我快要死了!”说完拂袖而去。女子恼羞成怒,生气地说:“你还想活?”晚上,董生服药后独自躺在床上,刚要合眼,就梦见与女子交欢,醒后就遗精了。董生越发惊慌害怕,便搬到内室去睡,让妻子亮着灯守着他,但是仍旧梦遗,看那女子已不知去向了。过了几天,董生就吐了一大盆血死了。

  另一个书生王九思一天在书房里读书,忽见一个女子进来。王恋其美貌就和她私通。问她从哪里来,女子说:“我是董遐思的邻居,过去他与我很要好,不料被狐精迷住丧了命。这些狐类的妖气很可怕,读书人应该小心提防。”王听后越发钦佩她,于是两相欢好。日子不长,王便觉得精神恍惚,如染重病。忽然梦见董生对他说:“和你相好的那个女子是个狐精,她害死了我,又要来害你!我已向阴曹地府告了她,以报仇雪恨。七天之内,你必须每天晚上点好香插在室外,千万不要忘了!”王九思醒后觉得这事很奇怪,便对女子说:“我病得很重,恐怕要弃尸于山沟荒涧中。有人劝我不要再行房事了。”女子说:“命里注定你长寿,行房事也活着;没有寿限,就是不行房事也得死。”说着便勾引挑逗。王九思心旌摇动,不能克制,又与她苟合。事后又很悔恨,但总不能摆脱她。到了晚上,王把香插在门上,女子来到后就把香拔下扔了,夜间,王九思又梦见董生来,指责他不该不听话。第二天晚上,王九思暗中嘱咐家人,等他睡后,偷着将香点着插在门上。女子在床上,忽然吃惊地说:“又插上香了!”王推说:“不知道。”女子急忙起身,找到香把它掐灭了,回来说:“谁教你这么干的?”王九思说:“可能是内人担心我的病,听信巫婆的话,给我祛病消灾吧。”女子彷徨不定,闷闷不乐。家人在暗处见香熄灭,又点上插好。那女子叹了口气说:“你福大命好。我不该误害了董遐思又再来害你,的确是我的错。我将和他到阴曹地府对质。你若不忘咱俩过去的感情,就别弄坏我的皮毛。”说完,挣扎下床,扑倒地上死了。王九思点灯一看原来是只狐狸。怕它再复活害人,便招呼家人,剥下它的皮悬挂起来。王九思病得很重,见狐来说“我已向地府提出申诉,地府判决董生见色动心,罪当该死;但又追究我不该诱惑人,没收了我的金丹,命我还生。我的皮毛在哪里”?王九思说:“家人不知有用,已把它剥下扔了。”狐神色凄惨地说:“我害死的人太多了,现 在死已经很晚了。然而你也太狠心了!”说完,怀恨而去。王九思这场病几乎送命,半年后才康复。

> > 点击展开阅读

注释

  (1)青州之西鄙:青州境内的最西部。青州,府名。治所在今山东青州市。鄙,边远之处。

  (2)炽炭:烧旺炭火。

  (3)篝灯:以笼蔽灯,意即点灯。此谓挑灯夜读。

  (4)扃(jiōng炯)户:关锁门户。扃,关锁。

  (5)太素脉:北宋之后流传的一种荒诞迷信的切脉术。《四库全书》收录《太素脉法》一卷。《提要》云:“不著撰人名氏。此书以诊脉辨人贵贱吉凶。原序称唐末有樵者于崆峒山石函得此书,凡上下二卷。云仙人所遗,其说荒诞,盖术者所依托。”

  (6)曰:原无“曰”字,此据铸雪斋抄本。

  (7)兆:先兆,事情发生前的征候或迹象。下文“征”,义同。促征,短命的征兆。

  (8)鄙人:鄙陋之人,自我谦称。

  (9)臆决:凭主观妄加判断。

  (10)模棱语:不明确表示可否的话。模棱,同“摸棱”,含胡其辞,不加可否。语出《新唐书·苏味道传》。

  (11)斋门:书房之门。斋,书房。

  (12)扃键:锁门。

  (13)未遑爇(ruò弱,又读rè热)火:没有来得及点灯。遑,闲暇。爇,点燃。

  (14)敛手:缩手。

  (15)火之:点灯照看。

  (16)韶颜稚齿:容颜美好,年纪很轻。韶,美好。齿,年齿,年龄。

  (17)修然:长长的。

  (18)畏我:此据铸雪斋抄本,原作“仙我”。

  (19)不畏首而畏尾:语本《左传·文公十七年》“畏首畏尾,身其余几”,原为俗语,此处化用以作谐语。

  (20)尾于何有:哪里有尾巴。

  (21)髀(bì必):股,大腿。

  (22)尻(kāo考)骨童童:尾骨秃秃,谓没有尾巴。尻,脊椎骨末端。童童,光秃。

  (23)蒙瞳:犹朦胧。指酒醉后神志不清。

  (24)伊何:是什么。伊,是。

  (25)适然:偶然。

  (26)未笄(jī几):古时女子十五而束发加笄,视为成年;未笄,指十五岁之前。

  (27)仿佛:模模糊糊,不甚清楚。

  (28)适:旧指女子出嫁。

  (29)翁姑:公婆。

  (30)为文君:谓新寡。文君,指卓文君。《史记·司马相如列传》载,临邛富翁卓王孙之女卓文君新寡,司马相如“以琴心挑之”,遂“夜亡奔相如”。

  (31)茕(qióng穷):孤独。

  (32)足冰肌粟:脚发凉,肌肤起疙瘩;言天气寒冷。粟,肌肤受寒所起的粟状疙瘩。

  (33)支离:瘦损。

  (34)造:至。

  (35)要:通“邀”。

  (36)怫然:犹忿然,恼怒的样子。

  (37)甫:刚。

  (38)火守之:点灯守候着他。

  (39)诘所自:问从哪里来。

  (40)渠:他。

  (41)迷罔病瘠(jí及):精神恍惚,身体瘦损。

  (42)冥府:即迷信传说中的阴曹地府。

  (43)委沟壑:尸首弃于山沟荒野之中,指死亡。

  (44)勿室:不要娶妻,此指勿近女色。《礼记·曲礼上》:“三十日壮,有室。”郑玄注:“有室,有妻也。”

  (45)让:责备。

  (46)厌(yā亚)禳(ráng攘):祛恶除邪之祭。

  (47)奔:私奔。旧指女子私自往就男子。

  (48)质:对质。

  (49)皮囊:即皮袋。佛家喻指人畜肉体。

  (50)法曹:掌管刑法的官署。此指阴曹地府。

  (51)金丹:即仙丹,此指内丹。详《耳中人》注。

  (52)瘥(chài钗去声):病愈。

> > 点击展开阅读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