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角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5 19:38:56

文言文

  胡大成,楚人,其母素奉佛。成从塾师读,道由菱角观音祠,母嘱过必入叩。一日至祠,有少女挽儿邀戏其中,发裁掩颈,而风致娟然。时成年十四,心好之。问其姓氏,女笑云:“我是祠西焦画工女菱角也。问将何为?”成又问:“有婿家否?”女酡然曰:“无也。”成曰:“我为若婿,好否?”女惭云:“我不能自主。”而眉目澄澄,上下睨成,意似欣属焉。成乃出。女追而遥告曰:“崔尔诚,吾父所善,用为媒无不谐。”成曰:“诺。”因念其慧而多情,益倾慕之。归,向母实白心愿。母止此儿,恐拂其意,遂浼崔作冰。焦责聘财奢,事几不就。崔极言成清族美才,焦始许之。

  成有伯父,老而无子,授教职于湖北。妻卒任所,母遣成往奔其丧。数月将归,伯又病卒。淹留既久,适大寇据湖南,家耗遂隔。成窜民间,吊影孤惶。一日,有媪年四十八九,萦回村中,日昃不去。自言:“乱无归,将以自鬻。”或问其价,曰:“不屑为人奴,亦不愿为人妇,但有母我者则从之,不较直。”闻者皆笑。成往视之,面目间有一二颇肖其母,触怀大悲。自念只身无缝纫者,遂邀归,执子礼焉。媪喜,便为炊饭织屦,勉劳若母。拂意辄谴之;少有疾苦,则濡煦过于所生。

  忽谓曰:“此处太平,幸可无虞。然儿长矣,虽在羁旅,大伦不可废。三两日,当为儿娶之。”成泣曰:“儿自有妇,但间阻南北耳。”媪曰:“大乱时,人事翻覆,何可株待?”成又泣曰:“无论结发之盟不可背,且谁以娇女付萍梗人?”媪不答,但为治帘幌衾枕,甚周备,亦不识所自来。一日,日既夕,戒成曰:“独坐勿寐,我往视新妇来也未。”遂出门去。三更既尽,媪不返,心大疑。俄闻门外喧哗,出视,则一女子坐庭中,篷首啜泣。惊问:“何人?”亦不语。良久,乃言曰:“娶我来,即亦非福,但有死耳!”成大惊,不知其故。女曰:“我少受聘于胡大成,不意湖北去,音信断绝。父母强以我归汝家。身可致,志不可夺也!”成闻而哭曰:“我便即是胡某。卿菱角耶?”女收涕而骇,不信。相将入室,就灯审顾,曰:“得无梦耶?”乃转悲为喜,相道离苦。先是乱后,湖南百里,涤地无类。焦移家窜长沙之东,又受周生聘。乱中不能成礼。期是夕送诸其家。女泣不盥栉,家中强置车上。途次,女颠堕其下。遂有四人荷肩舆至,云是周家迎女者,即扶升舆,疾行若飞,至是始停。一老姥曳入,曰:“此汝夫家,但入勿哭。汝家婆婆,旦晚将至矣。”乃去,成诘知情事,始悟媪神人也。夫妻焚香共祷,愿得母子复聚。母自戎马戒严,同俦人妇奔伏涧谷。一夜,噪言寇至,即并张皇四匿。有童子以骑授母,母急不暇问,扶肩而上,轻迅剽遬,瞬息至湖上。马踏水奔腾,蹄下不波。无何,扶下,指一户云:“此中可居。”母将启谢。回视其马,化为金毛犼,高丈余,童子超乘而去。母以手挝门,豁然启扉。有人出问,怪其音熟,视之,成也。母子抱哭。妇亦惊起,一门欢慰。疑媪是观音大士现身,由此持观音经咒益虔。遂流寓湖北,治田庐焉。

> > 点击展开阅读

翻译

  有个叫胡大成的,是楚地人。他的母亲素来信奉佛教。大成跟随着塾师读书,去私塾的路上经过观音祠,他的母亲嘱咐他每次路过一定进去叩拜观音。这一天,大成走进祠庙,看见有个少女领着一个小孩在里面游玩。少女的头发才掩住脖颈,但风致却非常美好。这年大成十四岁,心里对她产生了好感。于是问她的姓氏,那少女笑着说:“我是祠西焦画工的女儿菱角,你问我有什么事吗?”大成又问:“你有婆家了吗?”少女羞红了脸,说道:“没有。”大成说:“我做你的丈夫,好吗?”少女羞惭地说:“我不能作主。”说话间目光晶莹含情,偷偷地上下打量大成,看起来好像欣然同意的样子。大成走出祠,少女追过去远远地告诉她:“崔尔诚是我父亲的朋友,请他作媒人,事情没有不成功的。”大成说:“好。”想到菱角聪慧多情,心中更加爱慕她。回到家里,向母亲表白了心愿。母亲只有这一个儿子,总怕违背他的心意,就赶忙央求崔尔诚作媒。焦父要聘礼很多,婚事差点没有说成。崔尔诚极力夸耀大成是清白人家,人才出众,焦父这才答应。

  大成有个伯父,年老无子,在湖北担任教官。伯母在当地病逝后,母亲让大成去湖北奔丧。过了数月,大成将要返回时,伯父又病了,不久也去世了。大成已经停留了很长时间,适逢强盗占据湖南,与家中信息隔断,流浪到民间,孤立无依,惶惶不可终日。这一天,有个四十八九岁的妇女,在村中绕来绕去。太阳西斜也不走。她自我介绍:“我和亲人离散了,没有办法回家,要把自己卖掉。”有人问她的价钱,她说:“我不屑于作别人的奴仆,也不愿成为别人的妻子,但只要有把我当作母亲的,我就随他,不计较价钱。”周围听的人都嘲笑她。大成走近细看,女人眉目间有一二分很像他的母亲,触动心怀悲伤不已。他想自己孤单一人,连缝缝补补的人也没有,于是邀请妇人回家,以儿子的礼节对待她。妇人大喜,便替大成做饭织鞋,辛苦劳累,就像母亲一样。若大成违背了她的心愿就责备他,但大成稍有点疾苦时,却体恤爱护胜过了亲生儿子。有一天,妇人忽然对大成说:“这里太平,幸而没有什么可担忧的事。然而你年龄大了,虽然流落在外,但伦常大道不可偏废,再过两三天,应当为你娶亲。”大成落泪了,说:“儿子已经有媳妇了,只是阻隔在南北两地不能成亲。”老妇说:“大乱时期,人事皆非,为什么还要像守株待兔那样空自等待呢?”大成又哭着说:“且不说结发的盟约不敢违背;又有谁家愿意把娇贵的女儿嫁给我这像浮萍一样漂泊不定的人呢?”妇人不回答,只是帮助整治窗帘、帷幔、被子、枕头等,并且准备得很周全,也不知她从哪里弄来的。

  一天,太阳已经西落,妇人嘱咐大成:“点着蜡烛坐着,不要睡觉,我去看一看新娘子来了没有。”于是走出家门。已经过了三更,妇人还没有回来,大成非常疑虑。过了一会儿听到屋外有喧哗声。走出一看,见一女子坐在庭院中,头发蓬乱,正在哭泣。大成惊问:“你是谁?”她也不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把我娶来,肯定没有福分,我只有寻死!”大成大惊,不知道其中的原因。女子说:“我年少时受聘于胡大成,没料到他到湖北去,音信断绝。父母强迫我嫁到你家。身子可以强得到,但志向不可改变!”大成闻听哭道:“我就是胡大成,你是菱角吗?”女子停住哭泣,非常惊异。但又不相信是真的。两人互相拉着走进屋内,在灯下认真细看,说道:“莫非这是一场梦?”于是转悲为喜,互相诉说离别的痛苦。

  起初战乱发生后,湖南百里内,荒无人烟,鸡犬不闻。焦画工携带全家流落到长沙东面,又接受了周生的订亲聘礼。战乱中不能成亲,约好今晚送菱角到周生家。菱角大哭,不肯梳妆,家里人强行把她推入车中。到了中途,菱角颠落车下。于是有四个人带着轿子赶到,自称是周家迎亲的,立即把菱角扶到轿中,快走如飞,到了这里才停下。一个妇人把菱角带进来,说:“这就是你的夫家,只管进去不要哭泣。你家婆婆明晚就会赶到。”说完离去。大成问知实情,才醒悟妇人是神人。夫妻二人焚香共同祈祷,希望母子能重新团聚。

  大成的母亲自从战事起后,和同乡妇女一起奔到涧谷中。藏身一夜,有人鼓噪说强盗来了,大成母亲于是和众人惊慌地四处躲藏。这时有个童子把骑的马交给大成母亲,大成母亲焦急中顾不得细问,扶着童子的肩膀上了马。马跑起来轻灵神速,转眼间到了湖上,马踏水奔腾,蹄下不起波浪。不久,童子把大成母亲扶下来,指着一处房子说:“这里面可以居住。”大成母亲才要张口感谢,回头见那匹马化作金毛犼,有一丈多高,童子跳上飞驰而去。大成母亲用手敲门,门豁然一下自动打开。有个人从里面走出询问,大成母奇怪声音这么耳熟,仔细一看,原来是大成。母子俩抱头痛哭。菱角也被惊起,一家人重逢非常欢慰。猜测那个妇人是观音化身。从此吟观音经更加虔诚。大成一家人于是客居在湖北,买田盖屋,过起了日子。

> > 点击展开阅读

注释

  [1]观音祠:奉祀观音的庙堂。观音,梵语意译,本译作“观世音”,因唐人讳“世”字,故简称“观音”,也译作“观自在”,为佛教中的菩萨。佛经说他救苦救难,赐人以福。我国旧时民间对其信仰极为普遍,各地多建有寺庙。

  [2]娟然:美好的样子。

  [3]酡(tuó驮)然:酒后脸上发红的样子。此指因害羞而脸红。

  [4]惭:羞惭。

  [5]澄澄:本为形容水清澈,此处借以形容目光晶亮,即目如秋水之意。

  [6]浼(měi 每):请托,央求。冰:冰人。《晋书·索紞传》:“孝廉令狐策梦立冰上,与冰下人语。紞曰:‘冰上为阳,冰下为阴,阴阳事也。士如归妻,迨冰未泮,婚姻事也。君在冰上,与冰下人语,为阳语阴,媒介事也。君当为人作媒,冰伴而婚成。’”后因称媒人为冰人。

  [7]清族:犹清门。清白人家。

  [8]授教职:被任为教官。明清府州县教官有教授、学正、教谕、训导等,负责管理士子,主持孔庙祭祀等。

  [9]吊影:形影相吊,谓孤立无依。

  [10]萦回:绕来转去。

  [11]日昃(zè仄):日斜,太阳平西。

  [12]母我者:以我为母的人。

  [13]直:“值”本字。价钱。

  [14]肖:相似。

  [15]濡煦:意谓体恤、爱护。《庄子·大宗师》:“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濡,湿润。呴,吐出之沫。

  [16]大伦:伦常大道,此指夫妇伦常。伦常是古时封建统治阶级所规定的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根本准则。《孟子·公孙丑下》:“内则父子,外则君臣,人之大伦也。”父子、君臣而外,加夫妇、兄弟、朋友,封建礼教称“五伦”。

  [17]株待,“守株待兔”的省词。株,树桩。《韩非子·五蠹》:“宋人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触株,折颈而死,因释其耒而守株,冀复得兔。兔不可复得,而身为来国笑。”后便以这个寓言故事讽喻拘泥而不知变通的人。

  [18]无论:不必说,不要说。

  [19]萍梗人:像浮萍枝梗一样飘泊无定的人。

  [20]帘幌:窗帘、帷幔。

  [21]蓬首:头发散乱得像飞蓬一样。飞蓬,即蓬草,根枯断后遇风飞旋,故名。《诗·卫风·伯兮》:“自伯之东,首如飞蓬。”

  [22]涤地无类:意谓全被杀光。涤,洗。此为洗劫、扫荡的意思。类,噍类,活人。

  [23]期:约期,预定的日期。

  [24]戎马戒严:此谓处于战争状态。戎马,军马。戒严,在战时采取的严密防备措施。

  [25]俦人:同行人。

  26]剽(piāo 飘)遬(sù素),轻捷的样子。《史记·礼书》,“轻利剽遬,卒(猝)为遬风。”

  [27]犼(hǒu 吼):传说中北方像狗一样的野兽。《集韵》:“犼,北方兽名,似犬,食人。”在旧小说中,“金毛犼”是佛门菩萨的坐骑。

  [28]超乘(shèng 剩):跳上车马坐骑。语出《左传·昭公元年》。

  [29]大士:菩萨称号,此指观音。

> > 点击展开阅读

赏析

  《菱角》本是《聊斋志异》中一个不起眼的遇仙故事。讲的是湖南有个书生胡大成,一心想娶心上人菱角为妻,然而好事多磨,大成外出后竟然阴差阳错归家不得,让女家好等了一段时间,女家苦于联系不上,便将菱角许以他人,后来幸蒙化身卖身老妪的观音相助,一对有情人才得以团圆。

  故事本身并没什么意思,情节老套,思想内涵也不深,但故事却胜在人物有趣。我很喜欢女主角菱角,我发觉她是一个有嚼头,有回味的女性。怎么个有回味法呢?口说无凭,有书为证。故事的开头,书生偶遇菱角,一见之下即为之倾倒。这就使得身为女性的我不由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天姿国色,可使得男人一面而订终身?在书上搜寻答案,却只找得平平淡淡九个字:“发裁掩颈而风致娟然”。原来这菱角并非什么绝色,年纪尚幼的她甚至身量都尚未长成。据书所记,胡大成“年十四”,那么菱角最多也就是同龄了,这里还要提醒一下:古时计的可是虚岁呀。可见菱角的魅力并不在于惊艳,而在于别的什么。到底是别的什么呢?细细品味方才知道,她的与众不同也许正是早早觉醒的女性意识吧。从外观上看,她“发才掩颈”,但从审美上看,她又已然“有娟然风致”,也许就是这一点可喜的早早萌芽的女性意识,让她从女娃娃堆里脱颖而出,烙进了书生的眼睛。有了这点认识,再让我们从书中来发掘一下可以证明理论成立的菱角的行为表现吧!这件事情很简单,因为少女菱角一面“搞定”书生的系列行为,实在是让人耳目一新,过目难忘:

  先是书生对菱角的娟然姿态动了心思,急于表白的他,就像我们那些情窦初开的男生那样,不知道怎样迂回接近,只会硬生生地发问:“你叫什么名字?”笨拙的方法如此似曾相识:某天下课,冷不丁被一个看上去还算面熟的男生堵在楼梯口,他什么开场白也没有,只会冒失地问:“你是哪班的?”许多女孩子都有类似的记忆吧?那么就请回忆一下,你当时如何回应这个冒昧的发问的?是不是觉得发问者又讨厌又轻浮,于是当即给了一记冰冷的白眼,再加上一个决然绕开的背影?或者干脆当作没听见?如果你回答是,那太正常了,太在意料之中了,因为只有你这样,菱角的与众不同才这么理所当然。菱角是这么做的:她不恼也不避,反而笑着望向他:“我是祠西焦画师的女儿菱角,你问这来做什么?”这一“笑”,就立马将自己从同龄女孩的青涩队列中莲步轻移了出来。这一“笑”,是熟女之妩媚与少女之天真的完美结合,女人对之只有叹服:你不能不承认自己当年纯粹的青涩,同时不能不感叹:“这个小妖精”;而男人,对之则只有倾倒了。

  事实证明这一笑的威力还真不小,书生受了鼓舞,对这个女孩子说的第二句话也就大胆成了: “有婿家无?”古汉语口语现在听起来文不溜丢,然而在当时,这句话和现在的大白话“你找老公了吗?”简直没有什么二致。可以想像一下,对于一个尚在师读、正接受全面系统教育的学子来说,问一个陌生女孩子“有婆家了吗”岂仅是失礼,简直就是语无伦次。面对这么唐突的询问,在我们,也许早就一记白眼过去,在早慧的菱角,也不由得飞红了脸,不过尽管如此,她也只低头应承:“无也。”好一句无也。请你细听分明:不是没有,而是,没有啊——。但羞不恼,好个娇羞的小妹妹。她这一“羞”,更让书生直忘了身在何处,直让一句更没头脑的话脱口而出:“那我来做你老公好吗?”

  美好的故事三两句就上了正题,然而又才开头。初次相逢的书生和菱角,在清晨香烟袅袅的观音祠里就着和尚的木鱼声和诵经声谈婚论嫁了起来。菱角嘴上说着“婚姻大事不能自主”的话,实际上呢 ,一双眼波荡漾得都要滴出水来了。只是聪慧如菱角,在大问题上还是不愿跌了身价,于是明里端着架子,又怕情郎知难而退,又于暗里递着勾子。这种种小技俩使起来非常可爱,可惜书生年少,不懂得察言观色,仅应对一个回合就打起了退堂鼓。

  喜欢上了这个多情的菱角,就不免气愤书生这种没担当的行为,怎么结婚说着就这么顺口,叫结就结的吗?如此草率地谈婚论嫁便也罢了,可为什么一碰上钉子就又退缩了?这男人,也不过是一时意乱情迷吧。他走就让他走,谁希罕这种比鸿毛还轻的男欢女爱呢。看故事的女孩子,说话都这么恨恨的,可故事的当事人菱角却偏偏不领情。她就希罕。她不旦就希罕,还不怕希罕它。这傻女子,看情郎头也不回地走了,竟追至门外,末了还不忘遥遥嘱咐:“崔尔诚是我爸的好友,请他托媒,就一定能成的!”情急之下,什么矜持什么身段都顾不上了。好个菱角,也只有你,能让书生归后,回忆起这一笑一羞一追时, 果然“念其慧而多情,益倾慕之”了。

  所谓多情,原来首先要乐于被爱。有人钟情自己,要懂得欣然承受。好像菱角,别人只知生气回避的时候,她却知笑而回应,善意接受。乐于被爱的人,才让人乐于去爱。第二件,还要乐于爱人,要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爱就爱了,不装腔作势,不扭扭捏捏,忠实于自己的内心。情郎退缩了,她不计较,不较劲,自己站出来拉他一把。单这二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考倒多少红颜。我们都深深记得自古有言叫“多情总被无情苦”,深怕情真了收不回,深怕自己付出的真心不被珍惜,不被待见。可是多情的菱角,毕竟换来了情郎的真心,而且也正是因其多情,让心上人坚定了爱的信念。这多情二字如何写好,俏菱角给许多女生上了一堂生动的恋爱课。

  其实多情本是一件美好的事。不单单胡大成倾慕菱角的多情,就是我这个女孩子,也欣赏这勇敢率真的多情。多情是一种勇气,多情也是一种能力,不是每个女孩子都生来就拥有这种天份的,也不是每个女孩子都修得成这种修为。男人能遇到多情的女子,是福气。首先她就不会给你端架子。她关心的不是你爱她不爱,而是她爱你不爱。她既知道自己爱你,便一门心思地对你好,她从不把示爱看作一件有风险的事。只是,太多的爱情也见证了多情的危险。相对于制造美好,人们总是更容易趋向规避伤害,因此,多情之益对人的影响远远小于多情之害的记忆。我们深深记住了那些由于不知自保,一味向前冲而充当了爱情的炮灰的例子,并把这些间接或者直接的人生教训铭记始终,唯恐在爱海里以这样的姿势再翻了船。其实也真可以把感情看成个半混的水缸:不到一定深度,一眼看不清虚实。因此现代社会里,爱情有时更是心智的较量,男男女女,浮浮沉沉,虚虚实实,心思盘尽,只因为谁都怕输在局中,谁都想笑在最后。只是,这样的爱情,怎么可以让人安心温暖。

  当我喜欢上一个人,所有的男人都可以让道。但是尽管这样,我也只会站在这里,等你来牵我的手。红尘滚滚,我只要那个欣然上前来牵住我的手,带着我往前走的人。

> > 点击展开阅读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