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生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5 20:17:33

原文

  平城冷生[1],少最钝,年二十余,未能通一经。忽有狐来,与之燕处[2]。 每间其终夜语,即兄弟诘之,亦不肯泄。如是多日,忽得狂易病[3]:每得题 为文,则闭门枯坐[4];少时,哗然大笑。窥之,则手不停草,而一艺成矣[5]。 脱稿,又文思精妙。是年人泮[6],明年食饩[7]。每逢场作笑,响彻堂壁, 由此“笑生”之名大噪。幸学使退休[8],不闻。后值某学使规矩严肃,终日 危坐堂上。忽闻笑声,怒执之,将以加责。执享官代白其颠,学使怒稍息, 释之,而黜其名[9]。从此佯狂待酒。著有“颠草”四卷,超拨可诵[10]。异史氏曰:“闭门一笑,与佛家顿悟时何殊间哉[11]!大笑成文,亦一快事, 何至以此褫革[12]?如此主司,宁非悠攸[13]!”学师孙景夏,住访友人。至其窗外,不闻人语,但闻笑声嗤然,顷刻数 作。意其与人戏耳。人视,则居之独也。怪之。始大笑曰:“适无事,默熟 笑谈耳[14]。”

  邑宫生,家畜一驴,性窒劣。每途中逢徒步客,拱手谢曰:“适忙,不 遑下骑,勿罪!”言未己,驴已蹶然伏道上,屡试不爽[15]。宫大惭恨,因与妻谋,使伪作客。己乃跨驴周于庭,向妻拱手,作遇客语。驴果伏。便以 利锥毒刺之。适有友人相访,方欲款关[16],闻宫言于内曰:“不遑下骑, 勿罪!”少顷,又言之。心大怪异,叩扉问其故,以实告,相与捧腹[17]。 此二则,可附冷生之笑以传矣[18]。

翻译

  山西平城有个姓冷的书生,小时候很迟钝,到了二十多岁,还没能读通一经。忽然来了个狐,和他住在一起。此后常听见冷生整夜说话,就是兄弟追问他,也不肯泄露。这样过了很多天,他忽然得了精神失常的毛病,每次得到题目作文,就闭门寂坐,过一会儿,便放声大笑。偷偷一看,他手不停地写着,一篇八股文很快就完成了,脱稿后竟然文思精妙。当年他考中了秀才,第二年又成了廪生。每逢考试便大笑,声音响彻考场堂壁,由此“笑生”的名声大噪。幸亏学政当时外出不在场,没有听见。后来遇上某位学政规矩严肃,整日端坐在考场大堂上,忽然听见笑声,愤怒地把他抓来,将要责罚。执事官代为说明他精神失常,学政的怒气才稍微消了一点,虽把他释放了,却除去了他的生员名籍。从此他便装疯沉湎于诗酒。著有《颠草》四卷,超群绝俗可供诵读。

  异史氏说:“闭门一笑,与佛家顿悟时的情形有何差别!大笑之后写成文章,亦是一件大快活事,何至于因此革除其功名呢?如此学政,岂不太过荒唐!”

  同乡宫生家,养有一头驴,性情驽劣,每每骑驴途中遇到步行的熟人,拱手说到:“正忙着,没时间下驴,(千万)别怪罪!”话没说完,驴已轰然倒下趴在路上,屡试不爽。宫生既羞且恨,跟妻子商量,让妻子装成熟人,自己骑着驴在院中转悠,对着妻子拱手,做出路遇熟人之状,驴果然趴下,就用利锥狠狠地刺它。刚好有朋友来访,刚要敲门,就听到宫生在院中说到:“没时间下驴,千万别怪罪!”过一会,又说一遍。朋友心中奇怪,敲门询问缘故,宫生说了事情原委,两人相对捧腹而笑。

  这第二个故事,可附在冷生之笑之后一并相传。

注释

  [1]平城:县名。故地在今山西大同市东。

  [2]燕处:友好相处。

  [3]狂易病,精神失常。《汉书·外戚传》:“由(张由)素有狂易病。” 颜师古注:“狂易者,狂而复易常性也。”

  [4]枯坐:坐如枯槁之木,谓寂坐。

  [5]一艺,一篇制艺文(八股文)。

  [6]入泮:入县学为生员(秀才)。详前《叶生》“游伴”注。

  [7]食饩,谓成为廪生,详《考城隍》注。

  [8]学使:主管一省学政的官员。明代称提学道,清称提督学政,简称“学 政”。详《鬼哭》注。退休:指学使离开考场,退居别室休憩。

  [9]黜其名,除去其生员的名籍。

  [10]超拔:超群拔俗。

  [11]佛家顿悟:佛教禅宗有南北两派,南宗主张顿悟,即认为人人自心 本有佛性,悟即一切悟,不分阶段,即可明心见性而成佛。

  [12]褫革:谓除去生员名籍。详《红玉》注。

  [13]悠悠:荒谬,《晋书·王导传》:“悠悠之谈,宜绝智者之口。”

  [14]默熟笑谈:谓独自默念所闻或自己曾说之笑话趣谈。

  [15]不爽:没有差错。

  [16]款关,敲门。款,叩,敲。

  [17]相与捧腹:一起捧腹大笑。捧腹,形容大笑之状。见《史记·日者 列传》。

  [18]以:此据二十四卷抄本,原作“并”。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