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惩淫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5 20:24:30

文言文

  某生购新第,常患狐。一切服物,多为所毁,且时以尘土置汤饼中[1]。 一日,有友过访,值生出,至暮不归。生妻备馔供客,已而偕婢啜食馀饵。 生素不羁,好蓄媚药,不知何时,狐以药置粥中,妇食之,觉有脑麝气。问 婢,婢云不知。食讫,觉欲焰上炽,不可暂忍;强自按抑,燥渴愈急。筹思 家中无可奔者,惟有客在[2],遂往叩斋。客问其谁,实告之。问何作,不答。 客谢曰:“我与若夫道义交,不敢为此兽行。”妇尚流连。客叱骂曰:“某 兄文章品行,被汝丧尽矣!”隔窗唾之。妇大惭,乃退。因自念:我何为着 此?忽忆碗中香,得毋媚药也,检包中药,果狼藉满案,盎盏中皆是也。稔 知冷水可解,因就饮之。顷刻,心下清醒,愧耻无以白容,展转既久,更漏 已残。愈恐夭晓难以见人,乃解带自经[3]。婢觉救之,气已渐绝。辰后, 始有微息。客夜间已遁。生哺后方归[4],见妻卧,问之,不语,但合清涕[5]。 婢以状告。大惊,苦诘之。妻遣婢去,始以实舍。生叹曰:“此我之淫报也, 于卿何尤[6]?幸有良友;不然,何以为人!”遂从此痛改往行,狐亦遂绝。

  异史氏曰:“居家者相戒勿蓄砒鸩[7],从无有相戒不蓄媚药者,亦犹人 之民兵刃而狎床第也[8]。宁知其毒有甚于砒鸩者哉!顾蓄之不过以媚内耳! 乃至见嫉于鬼神;况人之纵淫,有过于蓄药者乎?”某生赴试,白郡中归,日已暮[9],携有莲实菱藕,人室,并置几上。又 有藤津伪器一事[10],水浸盎中。诸邻人以生新归,携酒登堂,生仓卒置 床下而出,令内子经营供馔,与客薄饮。饮已,入内,急烛床下,盎水已空。 问妇,妇曰:“适与菱藕并出供客,何尚寻也?”生忆肴中有黑条杂错,举 座不知何物。乃失笑曰:“痴婆子!此何物事,可供客耶?”妇亦疑曰:“我 尚怨子不言烹法,其状可丑,又不知何名,只得糊涂裔切耳[11]。”生乃告 之,相与大笑。今某生贵矣,相狎者犹以为戏。

翻译

  一书生买了一处新居,经常遭到狐的侵扰。一切衣服器物,多被毁坏,并且经常把尘土撤在汤饼里。一天,有朋友来拜访,恰巧书生有事外出,很晚也没回来。书生的妻子就做了饭菜款待客人。客人吃完以后,她才和丫鬟一起吃剩下的饭菜。

  书生平日行为不检点,喜欢在房里偷藏春药。不知什么时候,狐把春药放到了粥里。妇人吃时,闻着有一股麝香味,就问丫鬟,丫鬟说不知。妇人吃完后,觉着欲火中烧,一霎也忍耐不住;自己强行压制,欲望更加强烈。想到家里再也没有别的男人,只有客人留宿,就跑去敲客人的房门。客人问她是谁,妇人就如实告诉了他;客人问她要干什么,妇人不回答。客人告罪说:“我和你丈夫是知己朋友,不敢有这样的禽兽行为。”妇人还舍不得走开。客人就斥骂说:“我朋友的文章道德,都被你丧尽了!”隔着窗户朝她吐唾沫。妇人非常羞愧,这才回到自己房里。于是想道,我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来?忽然想起吃饭时碗里的麝香味,莫非是丈夫的春药?她赶忙查看纸包里的春药,果然乱七八糟撒了一桌,瓦盆、酒杯里都是。妇人平时知道喝凉水可以解除,于是喝了下去。一会儿便觉得心里清醒,羞愧得无地自容。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过了很久,已经更尽,更加担心天亮后难以见人,就解下衣带上了吊。丫鬟发觉后把她救了下来,已经没了气息。到了辰时,才有了微弱的呼吸。客人早已在夜里离去。

  书生直到黄昏后才回家,见妻子躺在床上,问她怎么了,她不回答,只是眼含清泪。丫鬟把她上吊的事告诉了他,书生大吃一惊,就苦苦追问原因。妇人把丫鬟遣开,才把实情告诉了丈夫。书生叹息说:“这是对我淫欲无度的报应,怎能责怪你?幸亏遇到了好朋友,要不的话,可怎么做人?”就从此痛改前非,狐患也就绝迹了。

注释

  [1]汤饼:汤煮的面食,今俗称“面条”一类食物。

  [2]惟,通“唯”。只有。

  [3]自经:上吊自杀。

  [4]哺,哺时,即申时,约当黄昏之时。

  [5]但含清涕;此从二十四卷抄本,底本“含”字字迹不清。

  [6]尤:责怪。

  [7]砒鸩(zhen 朕):两种毒药。砒,砷(shen 申)的旧称。鸩,传说 中的一种毒鸟。雄的叫运日,雌的叫阴谐,喜吃蛇,羽毛紫绿色,置酒中能 使人中毒而死。

  [8]畏:此从二十四卷抄本,原作“异”。

  [9]日已暮:此从二十四卷抄本,原无此句。

  [10]一事:一件。

  [11]脔(luán)切:切成肉块。

赏析

  本篇所写故事极为动人,有深刻启发,连狐都嫉恨某生之纵淫也。狐本来是淫乱之物类,却悄悄以某生所蓄之媚药暗暗投入粥中,使某生之妻淫心大发,不可遏制:

  生素不羁,好蓄媚药,不知何时狐以药置粥中,妇食之,觉有脑麝气,问婢,婢云不知。食讫,觉欲焰上炽,不可暂忍,强自按抑,燥渴愈急。筹思家中无可奔者,惟有客在,遂往叩斋。客问其谁,实告之;问何作,不答。客谢曰:“我与若夫道义交,不敢为此兽行。”妇尚流连,客叱骂曰:“某兄文章品行,被汝丧尽矣!”隔窗唾之,妇大惭乃退。因自念我何为若此?忽忆碗中香,得毋媚药也?检包中药,果狼藉满案,盎盏中皆是也。稔知冷水可解,因就饮之。顷刻,心下清醒,愧耻无以自容。展转既久,更漏已残,愈恐天晓难以见人,乃解带自经。婢觉救之,气已渐绝;辰后始有微息。客夜间已遁。

  幸亏某生所交往此朋友坚持正道原则,否则麻烦祸乱从此而起矣!某生之妻本非淫妇,以冷水解之后愧悔欲自杀,被婢女救下,生回家后得知真情,亦痛悔指责,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于是安定生活,幸福快乐。此故事曲折动人,以喜剧结束,就在于当事人都能悔改反正,所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也。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