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成章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6 20:35:03

原文

  牛成章,江西之布商也[1]。娶郑氏,生子、女各一。牛三十三岁病死。子名忠,时方十二;女八九岁而已。母不能贞[2],货产入囊,改醮而去[3]。 遗两孤,难以存济。有牛从嫂[4],年已六袠[5],贫寡无归,遂与居处[6]。 数年,妪死,家益替[7]。而忠渐长,思继父业而苦无资。妹适毛姓,毛富贾也。女哀婿假数十金付兄。兄从人适金陵[8],途中遇寇,资斧尽丧,飘荡不能归。偶趋典肆[9],见主肆者绝类其父;出而潜察之,姓字皆符。骇异不谕其故[10]。惟日流连其傍,以窥意旨,而其人亦略不顾问。如此三日,觇其言笑举止,真父无讹。即又不敢拜识;乃自陈于群小[11],求以同乡之故,进身为佣。

  立券已[12],主人视其里居、姓氏,似有所动,问所从来。忠泣诉父名。主人怅然若失。久之,问:“而母无恙乎[13]?”忠又不敢谓父死,婉应曰:“我父六年前经商不返[14],母醮而去。幸有伯母抚育,不然,葬沟渎久矣。”主人惨然曰:“我即是汝父也。”于是握手悲哀。又导入参其后母[15]。后母姬,年三十余,无出,得忠喜,设宴寝门。牛终欷歔不乐,即欲一归故里。妻虑肆中乏人,故止之。牛乃率子纪理肆务;居之三月,乃以诸籍委子[16],取装西归。 既别,忠实以父死告母。姬乃大惊,言:“彼负贩于此,曩所与交好者,留作当商;娶我已六年矣。何言死耶?”忠又细述之。相与疑念,不谕共由。 逾一昼夜,而牛已返,携一妇人,头如蓬葆[17]。忠视之,则其所生母也。牛摘耳顿骂:“何弃吾儿!”妇慑伏不敢少动。牛以口龁其项。妇呼忠曰:“儿救吾!儿救吾!”忠大不忍,横身蔽鬲其间[18]。牛犹忿怒,妇已不见。 众大惊,相哗以鬼。旋视牛,颜色惨变,委衣于地,化为黑气,亦寻灭矣。母子骇叹,举衣冠而瘗之。忠席父业[19],富有万金。后归家问之,则嫁母于是日死,一家皆见牛成章云。

翻译

  牛成章,是江西的一个布商。妻子姓郑,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牛成章三十三岁时病死了。儿子牛忠,当时才十二岁;女儿不过八九岁罢了。母亲不能守节,卖掉家里的东西,改嫁而去。留下兄妹二人,难以生存下去。牛成章有个叔伯嫂子,已经六十岁,孤独一人没有依靠,就收留了两个孤儿一块生活。

  几年后,老太太去世了,家中生活更加困难。牛忠渐渐长大,想继承父业,但苦于没有本钱。这时,妹妹嫁给了一个姓毛的商人,家中很富有,她哀求丈夫借几十两银子给了哥哥。

  牛忠跟着别人去南京,途中遇上了海寇,身上带的钱都坡抢光,他没法回家,只好到处流浪。一天,偶然走进一个当铺,见铺主极像他的父亲;出来后,秘密访查打听,姓氏名字都和父亲一样。牛忠十分惊讶,不明白其中的缘故。只是每天在当铺旁边转来转去,暗地察看铺主对他有没有反应。铺主对他却毫不理会。牛忠经过三天的观察,铺主的说笑举动,真是自己的父亲,一点不错。当下又不敢拜认,就向铺中的佣人自我介绍,请求以同乡的身份,到铺中做佣人。立好契约后,铺主看他的姓名,家乡住地,似乎心里有所触动,问他从哪里来。牛忠哭着说出了父亲的名字。铺主听后,怅然若失,像有心事一般。待了很久,又问:“你母亲好吗?”牛忠又不敢说父亲死去,委婉地回答说:“父亲六年前出外经商,至今还没有回家。母亲改嫁,幸亏有伯母抚育,不然,早就埋到山沟里了。”铺主十分悲惨地说:“我就是你父亲啊。”于是,父子拉着手,悲哀万分。随后,父亲领他到内室拜见后母。后母姓姬,三十多岁,没有生育,牛忠来到,她很高兴,在内室设宴招待他。

  自从牛忠来到之后,牛成章始终闷闷不乐,就想回老家一趟。妻子担忧铺中没人照管,没让他走,牛成章便带领儿子处理铺里的事务。过了三个月,他把铺中所有的帐册托给儿子,自己急忙整理行装回了老家。

  父亲走后,牛忠把父亲已去世的实情告诉了后母。后母听了很吃惊,说:“他经商来到这里,过去和他交往的好友,留下他开了这个当铺;娶我来已经六年,怎么说他死了呢?”牛忠又详细叙说了一遍。二人都产生了疑念,不明白其中的因由。

  过了一天一夜,父亲从老家返回来,手里拉着一个妇人,头发乱蓬蓬的。牛忠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亲生母亲。牛成章揪着她的耳朵,跺着脚大骂:“为什么抛弃我的儿子!”妇人非常害怕,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牛成章用嘴咬她的脖子,妇人大声叫牛忠,说:“儿呀快来救救我!儿呀快来救救我!”牛忠再也忍不住,急忙向前用身子把他俩隔开。牛成章还在忿怒时,妇人突然不见了。众人很惊讶,大声嚷叫有鬼。再看牛成章,脸色突然变得苍白,穿的衣服一下子落到地上,化为一股黑烟,也不见了。母子二人惊叹不已,将牛成章的衣服、帽子埋葬了。

  牛忠继承父亲的家业,成了富有万金的大户。后来牛忠回老家问起生母,原来她在父亲回去的那天去世了,家里人都说见过牛成章。

注释

  [1]江西:江西省,清时辖境与今省区约略相同。

  [2]不能贞:谓不能守节寡居。

  [3]改醮:改嫁。醮,古代婚娶时用酒祭神的礼。

  [4]从嫂:叔伯嫂。

  [5]六袠(zhì秩):六十岁。袠,通“秩”。十年为一袠。

  [6]遂:此据山东省博物馆本,原作“送”。

  [7]家益替:家业更加衰败。替,衰败。

  [8]适金陵:往金陵去。金陵,指令江苏南京市。

  [9]典肆:典押衣物的商店,即当铺。

  [10]不谕:不明白。

  [11]自陈于群小:向其仆自我介绍。群小,此指仆人。

  [12]立券:订立契约文书。

  [13]而:同“尔”,你。

  [14]六年:此据山东省博物馆本,原无“六”字。

  [15]参:拜见。

  [16]以诸籍委子:把各类账册交付其子。

  [17]头如蓬葆:犹言头发如乱草。《汉书·燕王旦传》。“当此之时头如蓬葆,勤苦至矣。”颜师古注:“草丛生日葆。”蓬,蓬草。

  [18]蔽鬲:遮挡。鬲,隔。

  [19]席:因,凭借,犹言承受。

赏析

  《牛成章》故事耸异,情节恐怖,写的是死去的父亲惩治弃儿再嫁的妻子,具有明显的警告劝诫意味。

  从观念上说,蒲松龄站在儒家的立场上是肯定寡妇守节的,他写寡妇守节受到上天的褒奖,如《土偶》。从实际生活考虑上说,蒲松龄也并不保守僵化,对于寡妇再嫁采取相当宽容的态度,如《金生色》。但本篇中的郑氏之所以被放在了道德的对立面加以谴责,不是因为再嫁,而是因为“货产入囊,改醮而去。遗两孤,难以存济”,违背了作为人母的基本道德。所以小说在开端颇为细腻地介绍牛成章及孩子的岁数。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父亲蒲槃[pán]原是一个读书人,因在科举上不得志,便弃儒经商,曾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等到蒲松龄成年时,家境早已衰落,生活十分贫困。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