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后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7 22:49:56

文言文

  洛城刘仲堪,少钝而淫于典籍。恒杜门攻苦,不与世通。一日方读,忽闻异香满室,少间佩声甚繁。惊顾之,有美人入,簪珥光采,从者皆宫妆。刘惊伏地下,美人扶之曰:“子何前倨而后恭也?”刘益惶恐,曰:“何处天仙,未曾拜识。前此几时有侮?”美人笑曰:“相别几何,遂尔懜懜!危坐磨砖者非子耶?”乃展锦荐,设瑶浆,捉坐对饮,与论古今事,博洽非常。刘茫茫不知所对。美人曰:“我止赴瑶池一回宴耳,子历几生,聪明顿尽矣!”遂命侍者,以汤沃水晶膏进之。刘受饮讫,忽觉心神澄彻。既而曛黑,从者尽去,息烛解襦,曲尽欢好。

  未曙,诸姬已复集。美人起,妆容如故,鬓发修整,不再理也。刘依依苦诘姓字,答曰:“告郎不妨,恐益君疑耳。妾,甄氏;君,公干后身。当日以妾故罹罪,心实不忍,今日之会,亦聊以报情痴也。”问:“魏文安在?”曰:“丕,不过贼父之庸子耳。妾偶从游嬉富贵者数载,过即不复置念。彼曩以阿瞒故,久滞幽冥,今未闻知。反是陈思为帝典籍,时一见之。”旋见龙舆止于庭中,乃以玉脂合赠刘,作别登车,云推而去。

  刘自是文思大进。然追念美人,凝思若痴,历数月渐近羸殆。母不知其故,忧之。家一老妪,忽谓刘曰:“郎君意颇有思否?”刘以言隐中情告之,妪曰:“郎试作尺一书,我能邮致之。”刘惊喜曰:“子有异术,向日昧于物色。果能之,不敢忘也。”乃折柬为函,付妪便去。半夜而返曰:“幸不误事。初至门,门者以我为妖,欲加缚絷。我遂出郎君书,乃将去。少顷唤入,夫人亦欷歔,自言不能复会。便欲裁答。我言:‘郎君羸惫,非一字所能瘳。’夫人沉思久,乃释笔云:‘烦先报刘郎,当即送一佳妇去。’濒行,又嘱:‘适所言乃百年计,但无泄,便可永久矣。’”刘喜,伺之。

  明日,果一老姥率女郎诣母所,容色绝世,自言:“陈氏;女其所出,名司香,愿求作妇。”母爱之,议聘,更不索资,坐待成礼而去。惟刘心知其异,阴问女:“系夫人何人?”答云:“妾铜雀故妓也。”刘疑为鬼,女曰:“非也。妾与夫人俱隶仙籍,偶以罪过谪人间。夫人已复旧位;妾谪限未满,夫人请之天曹,暂使给役,去留皆在夫人。故得长侍床箦耳。”一日,有瞽媪牵黄犬丐食其家,拍板俚歌。女出窥,立未定,犬断索咋女,女骇走,罗衿断。刘急以杖击犬。犬犹怒,龁断幅,顷刻碎如麻,嚼吞之。瞽媪捉领毛,缚以去。刘入视女,惊颜未定,曰:“卿仙人,何乃畏犬?”女曰:“君自不知,犬乃老瞒所化,盖怒妾不守分香戒也。”刘欲买犬杖毙,女不可,曰:“上帝所罚,何得擅诛?”

  居二年,见者皆惊其艳,而审所从来,殊恍惚,于是共疑为妖。母诘刘,刘亦微道其异。母大惧,戒使绝之,刘不听。母阴觅术士来,作法于庭。方规地为坛,女惨然曰:“本期白首,今老母见疑,分义绝矣。要我去亦复非难,但恐非禁咒可遣耳!”乃束薪爇火,抛阶下。瞬息烟蔽房屋,对面相失。忽有声震如雷,已而烟灭,见术士七窍流血死矣。入室,女已渺。呼妪问之,妪亦不知所去。刘始告母:“妪盖狐也。”异史氏曰:“始于袁,终于曹,而后注意于公干,仙人不应若是。然平心而论:奸瞒之篡子,何必有贞妇哉?犬睹故妓,应大悟分香卖履之痴,固犹然妒之耶?呜呼!奸雄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已!”

> > 点击展开阅读

翻译

  洛阳有个刘仲堪,少年时代头脑很迟钝,但却过度地喜好书籍。常年关门苦读。不合世人互相往来。一天,他正在读书,忽然闻到满屋子都是奇异的香气;过了不一会儿,又听到一阵繁杂的环骊声。惊讶地抬头一看,有个美人进来了,簪环耳饰放着奇异的光彩,跟随的侍女都是宫装打扮:他吃了一惊,跪在地下迎接。美人把他扶起来说:“你为什么先前很傲慢后来这样的恭敬呢?”他更加恐惧不安地说:“你是什么地方的天仙,我没有拜见过,所以不认识你。在此之前,我什么时候侯对你傲慢过呢?”美人笑着说:“互相分别只有若干年,你就这样糊浍了!在曹操面前,正襟危坐的磨砖人,不就是你吗?”于是就在坐椅上铺上锦垫,摆下美酒,拉他坐下,面对面地喝起来,和她谈古论今,她的学识非常渊博。刘仲堪神志迷茫,不知怎样答对。美人说:“我只去王母娘娘那里赴了一次瑶池宴;你却经历了几次人生,聪明才智就突然丧尽了!”于是。就让随身侍女,把用香汤制冷的水晶奉献给了刘仲堪,刘仲堪接过来,喝了下去,忽然觉得神经清醒了。

  天黑以后,侍女都走了,熄灯上床,宽衣解带尽情地欢娱。天没亮,许多侍女又来集合了。美人起床以后仪容装饰都和昨 天一样,鬓发也是俊美整齐的,不愿再去梳理。刘仲堪依依惜别,苦苦询问她的姓名她说:“告诉你也没有什么关系,我,甄氏;你,刘祯的后身。当年因为我的缘故,使你遭到磨砖的惩罚,我心里实在不忍,今 天的相会,也是略微报答你的痴情。”他问甄氏:“魏文帝曹丕在什么地方?”甄后说;“曹丕,不过是曹操一个平庸无能的儿子,我偶然跟他相遇,就再也没有挂念他,他从前因为曹操的缘故在阴间滞留很久,现 在在没有听到他的消息。相反的,曹植现 在却给上帝管理图书,时常可以见一面。”说话的工夫,看见蛟龙拉着车子,停在院子。甄后送他一个玉脂盒,告别登车,云推雾绕地走了。

  从此之后,刘仲堪文思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却天天在思念美人,专心致意地苦想,好像一个呆子;过了几月,逐渐瘦弱,几乎到了危险的边缘。母亲不知他病倒的原因,心里很忧虑。家里有个年老的仆妇,忽然对刘仲堪说:“你是不是非常想念一个人?”刘仲堪觉得话里有话,就把心里的隐秘告诉了老女仆。老女仆说:“你写一封书信试试,我能给她送到她手里,刘仲堪又惊又喜地说:“你有奇异的神术,往日我很愚昧,没找到你,你真能把信送到,我永远不忘你的恩情。”说完就裁纸写了一封信,交给老女仆,她便拿走了。半夜才回来说:“幸好没有误了你的大事。我刚到达甄后宫门的时候,门卫把我当成妖怪,要用绳子捆我。我就拿出你的书信,他们说把书信送了进去。过了不一会儿,把我招呼进去,夫人也抽抽噎噎的,自己说是不能再来相会,说完就裁纸给你写回信。我说,‘郎君已经瘦得疲惫不堪了,不是一两个字能够治好的。’夫人,沉思了长时间,才放下笔说,‘请你先回去转告刘郎,我该马上给他送去一位佳人做妻子。’临走的时候,又嘱咐说,‘我刚才说的话,是刘郎的百年大计。只要不泄露,就能白头皆老。”刘仲堪很高兴,就在家里等着。第二天,果然有一个老太太,领着一个少女,来到母亲的住所。容貌很漂亮,是一位绝代佳人,自我介绍:“我姓陈;少女是我亲生姑娘,名叫司香,愿意给你儿子作媳妇。”母亲很喜爱这个少女,就和老太太商量聘礼;老太太不要聘礼,坐等他们举行了婚礼,才告别走了。只有刘仲堪心里知道她来得不同寻常,就在私下问她:“你是夫人的什么人?”少女说;“我从前是铜雀台上的姬妾。”

  刘仲堪怀疑她是鬼物。她说:“不是。我和夫人都名列仙籍,偶然犯了罪,受到惩罚,才降到人间。夫人己经恢复从前的仙位;我还没有服满惩罚的期限,叫我暂时前来服侍你,将来回去还是留下,都决定于夫人,所以能够长期在枕席上侍奉你。”

  一天,有个瞎眼老太太,牵着一条黄狗,到她家来讨饭吃,打着竹板,唱着通俗的民间小调儿。少女出去看看,还没站稳,黄狗就挣断了绳子,跑过来咬她。她吓得抹身往回跑,黄狗一口就咬断她的罗带,刘仲堪赶紧操起棒子打狗。黄狗仍然怒气冲冲的,又咬断一幅罗裙,顷刻之间,撕的一团乱麻,嚼巴嚼巴吞下去了。瞎老太太抓着它后脖子上的长毛,拴上脖套牵走了。刘进屋看看少女,惊慌的脸色还没镇静下来,问她:“你是仙人,怎么怕狗呢?”少女说;“你当然不知道:那条黄狗是曹操变化的,他怪我没有遵守分香卖履的戒令,所以咬我。”刘在要买来那条黄狗。用棒子把它打死。少女认为不可以,说;“那是上帝的惩罚,怎能擅自打死呢?”

  她在刘家住了二年,看见她的人,对她的漂亮都很惊讶,详细追究她的来历,她说得很模糊于是人们都怀疑她是妖精。母亲追问刘仲堪,刘仲堪也说了一点她的特殊来历。母亲命令儿子和她断绝关系。刘仲堪不听。母产偷偷找来一个驱妖捉怪的术士,在院子里作法。术士刚刚划地为坛,少女就凄惨地说:“本来希望和你白头偕老;现被老母怀疑是个妖怪,我们的情义已经到头了。要我离开你家,也还没有难处,但是恐怕不是咒言咒语可以撵走的。”

  说完就点着一支火把,扔到台阶底下去了。瞬息之间,浓烟遮蔽了房舍,对面不见人。忽然霹雳大作,震耳欲聋。过了一会儿,浓烟消散了,看见术士七窍流血,死在地下。进屋一看,少女已经无影无踪。招呼老女仆,询问女郎的去向,老女仆也不知哪里去了。刘仲堪这才告诉母亲:“老女仆原来是个狐狸精。”

  异史氏说:“甄氏起初是袁绍的儿媳,最后是曹操的儿媳,死后又专注于刘桢,仙人不应该个样子。但是平心而论:曹操那位篡夺汉室江山的儿子,何必叫他有个贞节的媳妇呢?黄狗看见从前的姬妾,应该彻底省悟,分香卖履是傻人办的傻事,还能顽固的心怀嫉妒吗?唉,奸雄没有闲空哀叹自己,只有后人哀叹了!”

> > 点击展开阅读

注释

  (1)洛城,指洛阳,即今河南洛阳市。此据山东省博物馆本。“城”,原作“成”。

  (2)淫于典籍:谓沉湎于古代典籍。淫,沉浸,沉湎。

  (3)杜门:谓闭门不出。

  (4)簪珥:泛指首饰。簪,插定发譬的长针。珥,耳饰。

  (5)宫妆:宫人妆束。

  (6)遂尔梦梦:就这样胡涂起来。尔,如此。梦梦,胡涂。

  (7)“危坐”二句:据《世说新语·言语》刘孝标注引《文士传》:“(刘)桢性辩捷,所问应声而答。坐平视甄夫人,配输作部,使磨石。武帝(指曹操)至尚方观作者,见桢匡坐正色磨石。武帝问曰:‘石何如?’桢因得喻己自理,跪而对曰:‘石出荆山悬崖之颠,外有五色之章,内含卞氏之珍。磨之不如莹,雕之不增文,禀气坚贞,受之自然。顾其理枉屈纡绕而不得申。’帝顾左右大笑,即日赦之。”

  (8)锦荐:锦绣坐垫。

  (9)瑶池:古代神话中西王母居处。见《穆天子传》。

  (10)曛黑:黄昏时。

  (11)依依:依恋不舍。

  (12)不妨:此据山东省博物馆本,“妨”原作“访”。

  (13)“妾甄氏”以下四句:据《三国志·魏志·文昭甄皇后传》载,甄氏,中山无极(今河北无极县)人,建安中为袁绍中子熙妻,曹操平冀州,改嫁曹丕。丕称帝后,于黄初二年(222)赐死。明帝(曹叡)立,追尊为文昭皇后。《世说新语·言语》刘孝标注引《典略》云,“刘桢字公干,东平宁阳人。建安十六年,世子(指曹丕)为五官中郎将,妙选文学,使桢随侍太子。酒酣坐欢,乃使夫人甄氏出拜,坐上客多伏,而桢独平视。他日公(曹操)闻,乃收桢,减死输作部。”

  (14)魏文:魏文帝曹丕。

  (15)阿瞒:曹操小字。见《三国志·魏志·武帝记》裴松之注引《曹瞒传》。

  (16)陈思为帝典籍:陈思,指曹植。魏明帝太和六年(232)封陈王,卒谥思。帝,此指神话传说中的玉帝,即上帝。典籍,掌管文籍。

  (17)龙舆:帝后所乘之车。《后汉书·乘舆志》,“乘舆龙首衔轭,鸾凤立衡。”

  (18)“然追念美人”句:此据山东省博物馆本,原缺。

  (19)赢殆:消瘦不堪。

  (20)言隐中情:所言暗合自己思恋之情。

  (21)尺一书:即书信。详《王六郎》注。

  (22)向日昧于物色:谓过去未曾发现其才而加以访求。向日,犹昔日。昧于物色,未曾访求。昧,不明。物色,访求。

  (23)女其所出:此女为其所生。

  (24)铜雀故妓:指曹操的姬妾。铜雀,台名,建安十五年(210)曹操建,其故址在今河北临漳县西南。操临终,令其姬妾居此台上,为其守节。《文选》六○陆士衡(机)《吊魏武帝文序》引曹操《遗令》云:“吾婕妤妓人,皆著铜雀台。于台堂上,施八尺床繐帐。朝晡上脯糒之属;月朝十五,辄向帐作妓(伎)。”

  (25)天曹:道家所称天上的官府。

  (26)俚歌:唱俚俗之歌。

  (27)分香戒,即守节之戒。曹操《遗令》有云“馀香可分与诸夫人,诸舍中无所为,学作履组卖也。”

  (28)规地为坛:划地筑坛。坛,高出地面的土台,此指法坛。

  (29)分义:夫妻的缘分。

  (30)注意:犹属意,谓情意归向。

  (31)奸瞒之篡子:指曹操的儿子曹丕。曹操专擅朝政而未代汉,曹丕代汉自立为帝;以封建正统观看来,曹操为奸,丕为篡。

  (32)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语出杜牧《阿房宫赋》,谓自己生前来不及为此感伤,而由后人为其感伤。

> > 点击展开阅读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父亲蒲槃原是一个读书人,因在科举上不得志,便弃儒经商,曾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等到蒲松龄成年时,家境早已衰落,生活十分贫困。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