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妻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9 00:08:08

原文

  泰安聂鹏云[1],与妻某,鱼水甚谐[2]。妻遘疾卒[3]。聂坐卧悲思,忽 忽若失。一夕独坐,妻忽排扉入[4]。聂惊问:“何来?”笑云:“妾已鬼矣。 感君悼念,哀白地下主者[5],聊与作幽会。”聂喜,携就床寝,一切无异于 常。从此星离月会[6],积有年余。聂亦不复言娶。伯叔兄弟惧堕宗主[7], 私谋于族,劝聂鸾续[8];聂从之,聘于良家[9]。然恐妻不乐,秘之。未几, 吉期逼迩[10]。鬼知其情,责之曰:“我以君义,故冒幽冥之谴;今乃质盟 不卒[11],锺情者固如是乎?”聂述宗党之意。鬼终不悦,谢绝而去。聂虽 怜之,而计亦得也。迨合卺之夕,夫妇俱寝,鬼忽至,就床上挝新妇,大骂:“何得占我床寝!”新妇起,方与挡拒。聂惕然赤蹲,并无敢左右袒[12]。 无何,鸡鸣,鬼乃去。新妇疑聂妻故并未死,谓其赚己,投缳欲自缢。聂为 之缅述[13],新妇始知为鬼。日夕复来。新妇惧避之。鬼亦不与聂寝,但以 指掐肤肉;已乃对烛目怒相视,默默不语。如是数夕。聂患之。近村有良于 术者[14],削桃为杙[15],钉墓四隅,其怪始绝。

翻译

  泰安人聂鹏云和妻子感情很好。妻子得病死后,他整天悲哀,掉了魂似的。

  一天晚上,他正在屋里闷坐着,妻子忽然推门进来了。他吃惊地问:“你怎么来了?”妻子笑着说:“我已成了鬼,被你深切的哀悼感动,哀求阴问主管允许,来跟你暂时相会。”聂欢喜非常,拉着妻子上床睡觉,觉得与她生前并无两样。从此日夜往来,转眼一年多,聂也不提再娶妻子。族中弟兄怕他断了后,私下劝他再娶。聂听从了,聘了一个良家女子。但他怕鬼妻不高兴,保着密。不久,到了迎亲的日子,鬼妻知道了这事,责备他说:“我因为郎君讲夫妻情义,才冒着在阴间受责罚的风险来与你相会;谁知你不坚守诺言,情义深厚原来就是这样的吗?”聂说这是族人的意思。鬼妻总是不高兴,没跟他亲热就走了。聂觉得他可怜,可是实现了再娶的打算,也觉宽慰。

  新婚之夜,夫妇都睡下后,鬼妻突然来了,从床上用巴掌扇新媳妇并大骂:“你怎么敢占我的床!”新媳妇起身和她撕打。聂吓得光着身子蹲在床上,一个也不敢保护。一会儿,鸡叫天亮,鬼才去了。

  新媳妇怀疑聂的妻子并没有死,责备丈夫骗了自己,想上吊自尽。聂对她讲了缘由,新媳妇才信是鬼。天黑鬼就来,新媳妇吓得躲开;鬼也不再与聂同床,只用指甲掐他的肉,再就是对着蜡烛气呼呼地用眼瞪他,也不说什么。聂愁得不行。邻村有人会驱鬼术,削桃木橛子楔在她坟的四角上,才不闹鬼了。

注释

  [1]泰安:州名,今为山东省泰安市。

  [2]鱼水甚谐:喻指夫妻谐和融洽,两情相得。鱼水,喻指夫妻。详《马 介甫》注。

  [3]遘疾:犹言染疾,遘,遇,遭受。

  [4]排扉,推门。

  [5]哀白地下主者:哀告冥间的主管人。

  [6]星离月会:谓离、会均在夜间。

  [7]惧堕宗主:犹言耽心断绝宗嗣。堕,废绝。宗主,指嫡长子,嫡长子 为一宗之主,故称。

  [8]鸾续:即续弦,续娶妻子。鸾,鸾胶,弦断可用以接续。详《马介甫》 注。

  [9]良家:清白人家。

  [10]逼迩:逼近。迩,近。

  [11]质盟不卒:盟誓不能终守。质,盟约。

  [12]无敢左右袒:不敢表示偏袒哪一方。左右袒,左袒或右袒,即袒露 左臂或右臂,以示支持或偏护某一方。《史记·吕后本纪》载,汉初吕后专 政,尽王诸吕,危及刘氏政权。太尉周勃等在吕后死后,夺得军权,下今军 中曰:“为吕氏右袒,为刘氏左袒。”军中皆左袒为刘氏。

  [13]缅述:追述。

  [14]术:巫术。

  [15]杙(yì弋):小木桩。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