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卜巫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9 19:40:53

文言文

  夏商,河间人。其父东陵,豪富侈汰,每食包子,辄弃其角,狼藉满地。人以其肥重,呼之“丢角太尉”。暮年家甚贫,日不给餐,两肢瘦垂革如囊,人又呼“募庄僧”,谓其挂袋也。临终谓商曰:“余生平暴殄天物,上干天怒,遂至冻饿以死。汝当惜福力行,以盖父愆。”

  商恪遵治命,诚朴无二,躬耕自给。乡人咸爱敬之。富人某翁哀其贫,假以资使学负贩,辄亏其母。愧无以偿,请为佣,翁不肯。商瞿然不自安,尽货其田宅,往酬翁。翁请得情,益直之。强为赎还旧业;又益贷以重金,俾作贾。商辞曰:“十数金尚不能偿,奈何结来生驴马债耶?”翁乃招他贾与偕。数月而返,仅能不亏;翁不收其息,使复之。年余贷资盈辈,归至江,遭飓,舟几覆,物半丧失。归计所有,略可偿主,遂语贾曰:“天之所贫,谁能救之?此皆我累君也!”乃稽簿付贾,奉身而退。翁再强之,必不可,躬耕如故。每自叹曰:“人生世上,皆有数年之享,何遂落魄如此?”会有外来巫,以钱卜,悉知人运数。敬诣之。巫,老妪也。寓室精洁,中设神座,香气常熏。商人朝拜讫,巫便索资。商授百钱,巫尽纳木筒中,执跪座下,摇响如祈签状。已而起,倾钱入手,而后于案上次第摆之。其法以字为否,幕为亨;数至五十八皆字,以后则尽幕矣。遂问:“庚甲几何?”答:“二十八岁。”巫摇首曰:“早矣!官人现行者先人运,非身运。五十八岁方交本身运,始无盘错也。”问:“何谓先人运?”曰:“先人有善,其福未尽,则后人享之;先人有不善,其祸未尽,则后人亦受之。”商屈指曰:“再三十年,齿已老耆,行就木矣。”巫曰:“五十八以前,便有回国,略可营谋;然仅免饥寒耳。五十八之年,当有巨金自来,不须力求。官人生无过行,再世享之不尽也。”别巫而返,疑信半焉。然安贫自守,不敢妄求。后至五十三岁,留意验之。时方东作,病痁不能耕。既痊,天大旱,早禾尽枯。近秋方雨,家无别种,田数亩悉以种谷。既而又旱,葬菽半死,惟谷无恙;后得雨勃发,其丰倍焉。来春大饥,得以无馁。商以此信巫,从翁贷资,小权子母,辄小获;或劝作大贾,商不肯。迨五十七岁,偶葺墙垣,掘地得铁釜;揭之,白气如絮,惧不敢发。移时气尽,白镪满瓮。夫妻共运之,称计一千三百二十五两。窃议巫术小舛。邻人妻入商家,窥见之,归告夫。夫忌焉,潜告邑宰。宰最贪,拘商索金。妻欲隐其半,商曰:“非所宜得,留之贾祸。”尽献之。宰得金,恐其漏匿,又追贮器,以金实之,满焉,乃释商。居无何,宰迁南昌同知。逾岁,商以懋迁至南昌,则宰已死。妻子将归,货其粗重;有桐油如干篓,商以直贱,买之以归。既抵家,器有渗漏,泻注他器,则内有白金二铤;遍探皆然。兑之,适得前掘镪之数。

  商由此暴富,益赡贫穷,慷慨不吝。妻劝积遗子孙,商曰:“此即所以遗子孙也。”邻人赤贫至为丐,欲有所求,而心自愧。商闻而告之曰:“昔日事,乃我时数未至,故鬼神假子手以败之,于汝何尤?”遂周给之。邻人感泣。后商寿八十,子孙承继,数世不衰。

  异史氏曰:“汰侈已甚,王侯不免,况庶人乎!生暴天物,死无饭含,可哀矣哉!幸而鸟死鸣哀,子能干盅,穷败七十年,卒以中兴;不然,父孽累子,子复累孙,不至乞丐相传不止矣。何物老巫,遂宣天之秘?鸣呼!怪哉!”

> > 点击展开阅读

翻译

  夏商,河北河间县人。他的父亲名叫东陵,十分富豪,但生活奢侈,吃包子就将包子的两角丢掉,扔得狼藉满地;加以他长得很肥胖,人们就给他个绰号,叫“丢角太尉”。到了晚年,夏东陵家中穷困,每天连饭都吃不上;两只胳膊极瘦,皮耷拉着像条布袋,人们便又呼他“募庄僧”——说他像挂着袋子四处化缘的和尚。到他临死时,对儿子夏商说:“我一生任意浪费的东西太多,冒犯了上天,所以使我无吃无穿地死去。你当珍惜自己的福气,好生去为人,以挽回为父的过失。”

  夏商严格遵守父亲临终时的遗嘱,为人诚实质朴,没有歪门邪道,亲自耕作生活。乡亲们都很敬重他。本村中富人某翁,同情他家中的贫寒日子,借给他钱,让他学着经商。但夏商不会作买卖,结果亏了本,自己感到很惭愧,没有能力偿还人家的本钱,就要求雇给这个富翁作佣人。富翁不肯。

  夏商很不安,就把自己的耕地房屋都卖掉,把换得的钱给富翁送去。富翁问清情况,更加怜悯他,强把夏商卖掉的田产房屋赎回来;又重新借给他更多的资本,让他去作买卖。夏商推辞说:“我借你的十多两银子已亏本偿还不了,怎么还想让我来世作驴子再还您的债呢?”富翁就让他和别的商人结伴而行。几个月后回来,仅能不亏本;富翁不要他利息,让他再出去经商。

  过了一年多,夏商到南方购置了满满一车货物,回来时在江上遭到飓风,船差点翻了,货物丧失了一半。回家后,计算了一下剩下的货物,仅能够偿还所借贷的钱。夏商就对其他同伙说:“上天要让你贫穷,谁能挽回呢?这都是我连累了你们。”就按帐本的记载,把钱付给商人,自己退出了买卖行当。富翁再强使他经商,他坚决不干,就在家中老老实实地耕种。他常自己慨叹说:“人活在世上,都有几年的好日子,为什么我竟落魄到这种地步?”

  一天,夏商遇到一位从外地来的算卦先生,说他能用钱占卜,能知道一个人一生的运气。夏商特地去找他,到那里一看,占卜的人是一位老婆子。她住的房舍精致而清洁,当中设有神位,香气熏染。夏商进去,拜完神位之后,占卜的婆子就向他收费。夏商给了她一百钱,巫婆将钱全装到筒中,用手拿着在座前跪下,用手摇响竹筒,作出祈祷的样子。接着就起来,将钱倒在手中,然后在桌案上按次序摆开。

  她的占卜方法是以钱的字(正面)为“否”卦,以钱的幕(背面)为“亨”卦;她数到五十八个钱,皆出字,以后的钱则都出幕,便问夏商:“多大岁数?”夏商回答:“二十八岁。”巫婆摇摇头说:“早啊!早啊!您现在交的是先人运,并不是您本身的运。五十八岁方才交您自己的运数,才无盘曲交错。”夏商问:“什么叫先人运?”巫婆说:“若先人生前行善,他的福自己未享尽,则后人就享他的福;若先人生前有不善之事,他所造的祸,自己未受尽,则后人要接着受。”夏商屈指一算说:“再过三十年,我已经成了老头子,也快进棺材了。”

  巫婆说:“你五十八岁以前,有五年运数稍转,但也无大益,只能免于饥饿。五十八岁这一年,应有一笔大的钱财来到你手中,不需要你费力气去追求。先生你一生中无有过头的行为,就是到来世,你也享受不尽。”

  夏商告别巫婆回到家中,心里半信半疑。安心地过着贫寒的日子,不敢有别的想法。到五十三岁,他就很留意验证巫婆的话是否灵验。当时,刚开春,农田里的活开始耕作,夏商患了疟疾,不能下地。病好了又遇上天大旱,早种上的作物都枯死了。到秋上,才下了一场雨,家中也没有别的粮种,夏商把几亩地都种上谷子。接着又是大旱,荞麦豆子半数被旱死,只有耐旱的谷子长得还好;后来又下了几场雨,谷子生长得更好,较往年多收一倍。第二年的春天,又遇上饥荒年景,家中老小总算没有挨饿。夏商因为这件事,就相信巫婆说的话是灵验的。他便向那个富翁借钱,做一些小本买卖,结果有一点收获;有人便劝他去作大本买卖,夏商不肯。待到五十七岁,夏商偶而修葺垣墙,挖地时得到一个铁锅;揭开后,从地下冒出如同白絮般的烟气,夏商弄不清原因,也不敢再挖了。过了一会,烟气冒尽了,见到满满的一瓮白银子。夫妻一块搬运,一秤,共一千三百二十五两。夏商心中暗想,巫婆所卜的还是有点差错。邻居的妻子到夏商家,见到这许多的白银,回家告诉她的丈夫。

  她丈夫忌妒他们,就偷偷地告了官府。河间县的县令最贪婪,就把夏商捉来,向夏商诈索银子。夏的妻子想藏起一半,交一半,夏商说:“这并不是我们应该得到的钱财,留下来也招致祸患。”就把所有的银子全献给县令。县令得到银子,恐怕夏商有所匿藏,又向他追索盛银子的那口大瓮,把所有的银子放进去,瓮满了,才把夏商放了。没有多久,县令调任南昌府同知。过了一年,夏商因行商到南昌,这个县令已死,县令的妻子要回故乡,把粗重的东西卖掉了;有几篓桐油,夏商看了很便宜,就都买下来,全部运回家中。运到家后,见有的油篓渗漏,便把桐油倒在其它器具中,结果发现篓内有白银二铤;试探一遍,每个篓都有二铤白银。兑换后,正与所掘银数相符。

  夏商由此暴富,越发照顾贫穷的人,每每慷慨接济他们。妻子劝夏商积蓄点留给子孙,夏商说;“我这样做,就是遗留给子孙的福。”那位告发他的邻居,穷得光光,想向夏商借贷几个钱,而心中老觉自己作了亏心事。夏商得知,告诉他说:“过去的事,那是我的时运未到,所以鬼神假借你的手,把事告发,这与你有什么关系?”邻人感动得流下泪来。

  后来,夏商活到八十,子孙相继,历数代而不丧败。

> > 点击展开阅读

注释

  [1]河间:府名。治所在令河北河间县。

  [2]侈汰:奢侈放纵。

  [3]綦:甚。

  [4]革:皮肤。

  [5]募庄僧:指沿村庄募化的僧人。募。募化,僧尼等求人施舍财物。

  [6]暴殄(tiǎn舔)天物:糟蹋残害天生万物。语出《书·武成》。此指任意浪费。

  [7]干:冒犯。

  [8]愆:过失。

  [9]治命:指父亲临终前清醒时所留的遗言。《左传·宣公十五年》:“初,魏武子有嬖妾,无子。武子疾,命颗曰:‘必嫁是。’疾病则曰:‘必以为殉。’及卒,颗嫁之,曰:‘疾病则乱,吾从其治也。’及辅氏之役,颗见老人结草以亢杜回,杜回踬而颠,故获之。夜梦之曰:‘余,所嫁妇人之父也。尔用先人之治命,余是以报。’”颗,魏武子之子。

  [10]亏其母:谓亏本。亏,亏损。母,本钱。

  [11]瞿然:吃惊的样子。语出《庄子·徐无鬼》。

  [12]结来世驴马债:迷信谓此生欠债不还,来世变作驴马偿还。

  [13]货资盈辇:购置的财货,装满一车。盈辇,满车。

  [14]飓(jǜ巨):大风。

  [15]奉身而退:谓恭敬地退出。

  [16]享:此据青柯亭刻本,原作“亨”。

  [17]运数:即命运。

  [18]“其法”二句:谓其以钱占卜,方法是以钱的反正面来说明运气的好坏。古时钱币,正面铸字,背面铸有图形。否,《易》卦名,卦象坤上乾下,表示天地不交,上下隔阂,闭塞不通,因以指命运坏、事情不顺利。幕,钱币的背面。《汉书·西域传》:“以金银为钱,文为骑马,幕为人面。”亨,顺利通达。《易·坤》:“品物咸亨。”

  [19]座甲:年岁的代称。

  [20]盘错:盘曲交错。

  [21]三十年:此据青柯亭刻本,原作“二十年”。

  [22]五年回闰:此据青柯亭刻本,原无“五年”二字。

  [23]时方东作:谓当开始春耕之时。《书·尧典》:“平秩东作。”孔颖达疏:“岁起于东而始就耕,谓之东作。”

  [24]病痁(shān):患疟疾。痁,疟疾。

  [25]荞菽:荞麦、豆类。

  [26]权子母:此指做生意。

  [27]小舛:小的差错。

  [28]贾祸:招致祸患。贾,招致。

  [29]南昌同知:南昌府同知。南昌,府名,治所即今江西南昌市。清代府、州同知,为知府、知州的佐官。

  [30]懋迁:犹贸易。懋,通“贸”。语出《书·益稷》。

  [31]鸟死鸣哀:即所谓“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见《论语·泰伯》。此指夏商之父临终“惜福力行”的遗言。

  [32]干蛊:谓父母有过恶而子贤德以掩盖之。《易·蛊》:“初六,干父之蛊,有子,考无咎。”

> > 点击展开阅读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