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东生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16 22:59:31

文言文

  浙东生房某,客于陕[1],教授生徒。尝以胆力自诩[2]。一夜,裸卧,忽有毛物从空堕下,击胸有声;觉大如犬,气淋琳然,四足挠动。大惧,欲起;物以两足扑倒之,恐极而死。经一时许,觉有人以尖物穿鼻,大嚏[3],乃苏。见室中灯火荧荧,床边坐一美人,笑曰:“好男子!胆气固如此耶!”生知为狐,益惧。女渐与戏。胆始放,遂共狎呢。积半年,如琴瑟之好。一日,女卧床头,生潜以猎网蒙之。女醒,不敢动,但哀乞。生笑不前。女忽化白气,从床下出,恚曰[4]:“终非好相识!可送我去。”以手曳之[5],身不觉自行。出门,凌空翁飞[6]。食顷,女释手,生晕然坠落。适世家园中有虎阱[7],揉木为圈,绳作网以覆其口。生坠网上,网为之侧[8];以腹受网[9],身半倒悬。下视,虎蹲阱中,仰见卧人,跃上,近不盈尺,心胆俱碎。园丁来饲虎,见而怪之。挟上,已死;移时,渐苏,备言其故。其地乃浙界,离家止四百余里矣。主人赠以资遣归。归告人:“虽得两次死,然非狐则贫不能归也。”

翻译

  浙东有个书生房某,到陕西设馆教书,常常对人吹嘘自己的胆大,啥也不怕。一夜,房某赤身躺在床上睡觉,正睡间,忽然觉得有一个怪物从空中掉下来,浑身毛茸茸的,一下打在他的胸膛上,还有声响。他觉得这怪物有狗那么大,气喘嘘嘘,四只爪子不断地挠动。房生一时大为害怕,想爬起身来,这怪物就用两爪扑倒他;不一会,房生就被吓昏了。呆了一个时辰,房生朦胧中觉得有人用尖东西刺他的鼻子,他立即打了个喷嚏,便苏醒了过来。睁眼一看,见屋里灯光荧荧。床边还坐着一个美人,这美人笑着对他说:“好一个男子汉。胆子就这么大吗?”房生马上意识到这女子一定是狐,不觉更害怕起来。女子渐渐走近房生,与他戏耍挑逗,房生这才慢慢胆子大了些,便相欢好。待了半年,他俩感情更深。

  一天,女子正睡在床上,房生起了不良之心,偷着用打猎的网子蒙住了她。女子醒来,不能动身,就请求房生放开她,但房生只是对她笑而不去放她。女子生气,忽然化作一团白气,从床下冒了出来,非常气愤地:“你终究不是好朋友,赶快送我走。”说着就一手拉着房生出了门。房生就觉得身不由己地跟女子走起来,一霎又腾空而起,在天空飞行。约走了一顿饭的时间,女子忽然一放手,房生便晕头晕脑地从空中掉了下来,正好落在一个财主的园子里。这园子里有一口陷阱,上面盖着用绳子结的网子,房生落在网子上,肚子压在网上,把网也压偏了,半个身子悬在阱口上。他定了定神向阱下一看,一只老虎正蹲在阱底,仰起头来虎视眈眈地看他。老虎想吃他,就猛地跳起来咬人,只差不到一尺就咬着房生。房生这时吓得心胆都碎了。主人的园丁来喂虎,见了房生很觉奇怪,便把他扶上来,这时房生已被吓昏。待了一会儿,才慢慢醒来。园丁问他,他详细说了经过。这个地方是浙江地界,距离房生老家已有四百多里。主人知道这件事后,便赠给他路费,叫他回家。房生回到家里,告诉别人说:“我虽然两次死过,都是狐所为。但没有狐,我还穷得回不了家呢。”

注释

  [1]陕:今陕西地区。

  [2]自诩:自夸。

  [3]嚏(tì替):打喷嚏。

  [4]恚(huì会):愤怒。

  [5]曳:拖引。

  [6]翁(xī夕)飞:言二人一块飞行空中。翕,合也。

  [7]虎阶:捕捉老虎的陷阱。

  [8]侧:倾斜。

  [9]以腹受网:指趴卧在网上。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