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龙总术第四十四原文及翻译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21-08-27 14:20:01

  《文心雕龙·总术》是《文心雕龙》中的第四十四篇。《总术》的“术”,指文学创作的原则和方法。刘勰的创作理论十分的广泛,从基本原则到具体的技巧问题都在《神思》至《附会》各篇中做了专题论述,本篇综合论证了写作方法的重要性。

文心雕龙总术第四十四原文

  今之常言,有“文”有“笔”,以为无韵者“笔”也,有韵者“文”也。夫文以足言,理兼《诗》、《书》,别目两名,自近代耳。颜延年以为∶“笔之为体,言之文也;经典则言而非笔,传记则笔而非言。”请夺彼矛,还攻其楯矣。何者?《易》之《文言》,岂非言文?若笔为言文,不得云经典非笔矣。将以立论,未见其论立也。予以为∶发口为言,属翰曰笔,常道曰经,述经曰传。经传之体,出言入笔,笔为言使,可强可弱。《六经》以典奥为不刊,非以言笔为优劣也。昔陆氏《文赋》,号为曲尽,然泛论纤悉,而实体未该。故知九变之贯匪穷,知言之选难备矣。

  凡精虑造文,各竞新丽,多欲练辞,莫肯研术。落落之玉,或乱乎石;碌碌之石,时似乎玉。精者要约,匮者亦鲜;博者该赡,芜者亦繁;辩者昭晰,浅者亦露;奥者复隐,诡者亦曲。或义华而声悴,或理拙而文泽。知夫调钟未易,张琴实难。伶人告和,不必尽窕瓠之中;动角挥羽,何必穷初终之韵;魏文比篇章于音乐,盖有征矣。夫不截盘根,无以验利器;不剖文奥,无以辨通才。才之能通,必资晓术,自非圆鉴区域,大判条例,岂能控引情源,制胜文苑哉!

  是以执术驭篇,似善弈之穷数;弃术任心,如博塞之邀遇。故博塞之文,借巧傥来,虽前驱有功,而后援难继。少既无以相接,多亦不知所删,乃多少之并惑,何妍蚩之能制乎!若夫善弈之文,则术有恒数,按部整伍,以待情会,因时顺机,动不失正。数逢其极,机入其巧,则义味腾跃而生,辞气丛杂而至。视之则锦绘,听之则丝簧,味之则甘腴,佩之则芬芳,断章之功,于斯盛矣。

  夫骥足虽骏,纆牵忌长,以万分一累,且废千里。况文体多术,共相弥纶,一物携贰,莫不解体。所以列在一篇,备总情变,譬三十之辐,共成一毂,虽未足观,亦鄙夫之见也。

  赞曰∶

  文场笔苑,有术有门。务先大体,鉴必穷源。

  乘一总万,举要治繁。思无定契,理有恒存。

文心雕龙总术第四十四翻译

  如今人们常说,文章有“文”和“笔”两种;他们认为不讲究音节的是“笔”,讲究音节的是“文”。文本来是补充和修饰语言的,按理说可以包含《诗经》、《尚书》两方面的作品;至于分成“文”“笔”两种,是从晋代开始的。颜延之以为:“笔”这种体裁,是有文采的“言”;儒家经书是“言”而不是“笔”,而传注乃是“笔”不是“言”。其实颜延年的说法有些自相矛盾,即请借用他的矛,来还攻他的盾。为什么这样说呢?《周易》中的《文言》,难道不是很有文采的“言”吗?假如“笔”是有文采的“言”,那就不能说有文采的经书不是“笔”了。颜延年想建立新的论点,可是我看他的论点还不能建立起来。我认为:口头说的叫做“言”,书面写的叫做“笔”;说明永久性道理的叫做“经”,解释经书的叫做“传”。经书和传记的体裁,就显然不应属于“言”而应属于“笔”了;用笔写来代替口说,文采可多可少。儒家经典以其内容深刻而不可磨灭,并不是以颜延年所谓无文采的“言”和有文采的“笔”来定其高下的。从前陆机的《文赋》,据说谈得很详细;但是里边多讲琐碎的问题,却没有抓住要点。可见事物的变化是无穷的,而真正懂得写作的人却较少。

  凡是一切精心思虑创作文章的,都努力争取新奇华丽,更多地要求言辞简练,而不去钻研写作的方法。譬如在成堆的玉中,不免有些和石块相类;在稀有的石头中,偶然也有像玉的。同样,讲究精练的人创作起来文章比较简洁;可是文思贫乏的人,篇幅也多短小。学识渊博的人内容写得完备详尽,常常下笔千言;但是文风杂乱的人,也写得非常冗长。善于雄辩的人写得明白清晰;不过学识浅薄的人,辞句也极显露。思想深刻的人,写出来有时难懂;可是故作怪僻的人,也能写得迂回曲折。有的文章意义丰富,而声调音节显得较差;有的文章事理拙劣,而文句却很润泽。正如音乐一样,敲钟弹琴都不容易。一个乐师要演奏得音调和谐,不必大小乐器都会掌握;要能运用乐器,发挥作用,何须兼通一切曲调?曹丕把写作比作音乐,是有根据的,因为都要求掌握法则。如果不能截断弯曲的树根,那就无法考验刀锯是否锋利;同样,如果不能分析深刻的写作道理,也就不能看出作者是否有妙才。要使文才妙用无碍,就必须依靠通晓写作方法。若非全面考察各种体裁,普遍明确各种法则,怎能掌握思想情感的来龙去脉,在文坛上获得成功呢?

  因此通过掌握技巧来驾驭文章写作,就像善于下棋的人精通棋术;抛开技巧凭感觉下棋,就像赌博偶然碰运气。所以像赌博那样写作,凭借不可靠的巧合得来,虽然文章前面这样做有功效,可是后面部分却难以继续。内容写少了不知如何填充,写多了也不知如何删减,这样不管内容写得多还是少都会迷惑,怎么才能把握写作好坏呢?至于像善于下棋般写作,那技巧常有一定法则,按部就班等待情思被酝酿成熟,因其时宜,顺其时机,使文章写作总不会脱离正轨。如果技巧运用得好,时机又掌握得巧妙,那么文章义理韵味便腾跃涌现出来,文采气势便蜂拥到来。这样的文章看起来文采好像织锦彩绘,听上去节律好像合奏丝簧,品评起来味道好像甘美佳肴,佩玩起来气味好像芬芳兰桂:写作所能达到的效果,到这样算是很好了。

  千里马虽快,但缰绳却不能太长;缰绳过长不过是万分之一的小缺点罢了,尚且也妨碍到马的千里之行。更何况文章各种体裁的写作方法是多种多样的,各方面都要密切配合;如果其中一点达不到协调,整篇文章都要受影响。所以集中在本篇,全面考虑文学创作的种种不同情况,要像三十条车辐一样,必须配合在一个车毂里。这里谈得虽很肤浅,也算我的一得之愚吧。

  总结:

  在创作领域里,方法是多种多样的。必须首先注意总体,彻底认清基本写作原理;

  这样就能根据基本原理来掌握各种技巧,抓住要点来驾驭一切。文思虽没有一定的规则,写作的基本原理却是有定的。

文心雕龙总术赏析

  全篇分三部分:一、讲“文”和“笔”之分。晋宋以来,文、笔之分渐渐明显,刘勰对此尚持肯定的态度,但是对颜延年的“文”、“笔”、“言”则持否定的态度。二、讲“研术”的重要意义。认为只有研究各种文学体裁,明确写作基本法则,才能在文学创作上取得成就。三、进一步说明了掌握写作方法的必要。

  从《神思》至《附会》,刘勰已经系统地讨论了创作中的各种问题,至此,需要一个总结。认为“文场笔苑,有术有门”,即创作是有一定原则和方法可以遵循的,并且要求掌握创作的规律和方法要全面。

作者简介

  刘勰(约公元465——520),字彦和,生活于南北朝时期的南朝梁代,中国历史上的文学理论家、文学批评家。汉族,生于京口(今镇江),祖籍山东莒县(今山东省莒县)东莞镇大沈庄(大沈刘庄)。他曾官县令、步兵校尉、宫中通事舍人,颇有清名。晚年在山东莒县浮来山创办(北)定林寺。刘勰虽任多种官职,但其名不以官显,却以文彰,一部《文心雕龙》奠定了他在中国文学史上和文学批评史上的地位。

》》点击阅读:文心雕龙原文及翻译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