陉山之事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20-01-09 21:55:12

  《陉山之事》是一篇文言文,出自西汉文学家刘向编的《战国策》。

文言文

  陉山之事,赵且与秦伐齐。齐惧,令田章以阳武合于赵,而以顺子为质。赵王喜,乃案兵告于秦曰:“齐以阳武赐弊邑而纳顺子,欲以解伐。敢告下吏。”

  秦王使公子他之赵,谓赵王曰:“齐与大国救魏而倍约,不可信恃,大国不义,以告弊邑,而赐之二社之地,以奉祭祀。今又案兵,且欲合齐而受其地,非使臣之所知也。请益甲四万,大国裁之”。

  苏代为齐献书穰侯曰:“臣闻往来之者言曰:‘秦且益赵甲四万人以伐齐。’臣窃必之弊邑之王曰:‘秦王明而熟于计,穰侯智而习于事,必不益赵甲四万人以伐齐。’是何也?夫三晋相结,秦之深雠也。三晋百背秦,百欺秦,不为不信,不为无行。今破齐以肥赵,赵,秦之深讎,不利于秦。一也。秦之谋者必曰:‘破齐弊晋,而后制晋、楚之胜。’夫齐,罢国也,以天下击之,譬犹以千钧之弩溃痈也。秦王安能制晋、楚哉!二也。秦少出兵,则晋、楚不信;多出兵,则晋、楚制于秦。齐恐,则必不走于秦且走晋、楚。三也。齐割地以实晋、楚,则晋、楚安。齐举兵而为之顿剑,则秦反受兵。四也。是晋、楚以秦破齐,以齐破秦,何晋、楚之智而齐、秦之愚!五也。秦得安邑,善齐以安之,亦必无患矣。秦有安邑,则韩、魏必无上党哉。夫取三晋之肠胃与出兵而惧其不反也,孰利?故臣窃必之弊邑之王曰:‘秦王明而熟于计,穰侯智而习于事,必不益赵甲四万人以伐齐矣。’”

翻译

  陉山战役,赵国将联合秦国攻打弃国。齐圆为此恐惧,便指派田章用蹦武与赵国和好。叉溺齐国公予顺予做人质。

  赵惠文王非常高兴,于是按兵不发并告诉秦国说:“齐国把阳武赠给我国又送来顺子当人质,我国要解除对它的讨伐。为此冒昧地通知贵国的官员们。”秦昭王派公子他前往赵国,对赵王说:“齐国相约贵国一同救援魏国,但事后却背弃信约,齐国是不可信赖的,贵国认为齐国不守信义,把要讨伐齐国的事通报了我国,而且赠送方圆十二里的土地,用来供祭祀之用。观在贵国又按兵不动,而且想要接受齐国的阳武与它和解,这是我所不知道的。请让我国增派士兵四万,出贵国去决断。’苏代替齐国送给穰侯一封信说:“我听到道往的行人说:‘秦国将要增援赵国四万兵力来进攻齐国。’我私下认为要肯定地告诉我国的国王说:‘秦王精明而善于谋划,穰侯明智而善于办事,一定不会增援赵国四万兵力来进攻齐国。’这是为什么呢?赵、魏、韩三国联合,这是秦国的深仇。它们上百次的背弃秦国,上百次的欺骗秦国,秦国都不算是不守信用,不算是不讲道义。现在打败齐国去壮大赵国,赵国是秦国的深仇大敌,这样不利于秦国。这是一。

  秦国的谋士一定说:‘打败齐国让三晋疲困,然后制服三晋和楚国。’齐国是一个疲惫的国家,用天下各国的兵力进攻齐国,就好比用于钩重的强弩去击破一个溃烂了的毒疮,它必然灭亡。秦王怎么能制服三晋和楚国呢?这是二。

  秦国出动军队少,那么三晋和楚国就不会相信秦国;出动军队多,那么三晋和楚国就会认为受秦国控制。齐国恐惧,一定不会投靠秦国而去投靠三晋和楚国。这是三。

  齐国割让土地以充实三晋和楚国,那么三晋和楚国就安定了。齐国出动兵力,秦国反而会受到军事压力。这是四。

  这实际上是三晋和楚国利用秦国来攻破齐国,又利用齐国来攻破秦国,为什么三晋和楚国会这样聪明而齐国和秦国这样愚蠢呢?这是五。

  秦国取得了安邑,好好地安抚齐国,也就必然没有祸患了。秦国有了安邑,韩、魏两国一定会失去上党的。取得三晋的枢纽地带,跟出动军队却害怕全军覆没,哪一个有利呢?所以我私下对我们国王说:‘秦王精明而善于谋划,穰侯明智而善于办事,一定不会增援赵国四万兵力来进攻齐国的。’”

作者简介

  刘向(约前77—前6)又名刘更生,字子政。西汉经学家、目录学家、文学家。沛县(今属江苏)人。楚元王刘交四世孙。汉宣帝时,为谏大夫。汉元帝时,任宗正。以反对宦官弘恭、石显下狱,旋得释。后又以反对恭、显下狱,免为庶人。汉成帝即位后,得进用,任光禄大夫,改名为“向”,官至中垒校慰。曾奉命领校秘书,所撰《别录》,为中国最早的图书公类目录。治《春秋彀梁传》。著《九叹》等辞赋三十三篇,大多亡佚。今存《新序》、《说苑》、《列女传》等书,《五经通义》有清人马国翰辑本。原有集,已佚,明人辑为《刘中垒集》。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