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氏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3 19:51:08

原文

  顺天某生,家贫,值岁饥,从父之洛。性钝,年十七,裁能成幅。而丰仪秀美,能雅谑,善尺牍,见者不知其中之无有也。无何,父母继殁,孑然一身,受童蒙于洛汭。

  时村中颜氏有孤女,名士裔也,少慧,父在时尝教之读,一过辄记不忘。十数岁,学父吟咏,父曰:“吾家有女学士,惜不弁耳。”钟爱之,期择贵婿。父卒,母执此志,三年不遂,而母又卒。或劝适佳士,女然之而未就也。适邻妇逾垣来,就与攀谈。以字纸裹绣线,女启视,则某手翰,寄邻生者,反复之似爱好焉。邻妇窥其意,私语曰:“此翩翩一美少年,孤与卿等,年相若也。倘能垂意,妾嘱渠侬合之。”女默默不语。妇归,以意授夫。邻生故与生善,告之,大悦。有母遗金鸦环,托委致焉。刻日成礼,鱼水甚欢。

  及睹生文,笑曰:“文与卿似是两人,如此,何日可成?”朝夕劝生研读,严如师友。敛昏,先挑烛据案自哦,为丈夫率,听漏三下,乃已。如是年余,生制艺颇通,而再试再黜,身名蹇落,饔飧不给,抚情寂漠,嗷嗷悲泣。女诃之曰:“君非丈夫,负此弁耳!使我易髻而冠,青紫直芥视之!”生方懊丧,闻妻言,睒晹而怒曰:“闺中人,身不到场屋,便以功名富贵,似在厨下汲水炊白粥;若冠加于顶,恐亦犹人耳!”女笑曰:“君勿怒。俟试期,妾请易装相代。倘落拓如君,当不敢复藐天下士矣。”生亦笑曰:“卿自不知蘖苦,直宜使请尝试之。但恐绽露,为乡邻笑耳。”女曰:“妾非戏语。君尝言燕有故庐,请男装从君归,伪为弟。君以襁褓出,谁得辨其非?”生从之。女入房,巾服而出,曰:“视妾可作男儿否?”生视之,俨然一少年也。生喜,遍辞里社。交好者薄有馈遗,买一羸蹇,御妻而归。

  生叔兄尚在,见两弟如冠玉,甚喜,晨夕恤顾之。又见宵旰攻苦,倍益爱敬。雇一剪发雏奴为供给使,暮后辄遣去之。乡中吊庆,兄自出周旋,弟惟下帷读。居半年,罕有睹其面者。客或请见,兄辄代辞。读其文,蝦然骇异。或排闼入而迫之,一揖便亡去。客见丰采,又共倾慕,由此名大噪,世家争愿赘焉。叔兄商之,惟冁然笑。再强之,则言:“矢志青云,不及第,不婚也。”会学使案临,两人并出。兄又落;弟以冠军应试,中顺天第四。明年成进士,授桐城令,有吏治。寻迁河南道掌印御史,富埒王侯。因托疾乞骸骨,赐归田里。宾客填门,迄谢不纳。

  又自诸生以及显贵,并不言娶,人无不怪之者。归后渐置婢,或疑其私,嫂察之,殊无苟且。无何,明鼎革,天下大乱。乃告嫂曰:“实相告:我小郎妇也。以男子阘茸,不能自立,负气自为之。深恐播扬,致天子召问,贻笑海内耳。”嫂不信。脱靴而示之足,始愕,视靴中则絮满焉。于是使生承其衔,仍闭门而雌伏矣。而生平不孕,遂出资购妾。谓生曰:“凡人置身通显,则买姬媵以自奉,我宦迹十年犹一身耳。君何福泽,坐享佳丽?”生曰:“面首三十人,请卿自置耳。”相传为笑。是时生父母,屡受覃恩矣。搢绅拜往,尊生以侍御礼。生羞袭闺衔,惟以诸生自安,终身未尝舆盖云。

  异史氏曰:“翁姑受封于新妇,可谓奇矣。然侍御而夫人也者,何时无之?但夫人而侍御者少耳。天下冠儒冠、称丈夫者,皆愧死矣!”

> > 点击展开阅读

翻译

  顺天有个书生,家中很穷,遇上荒年,跟随父亲到了洛阳。他生性迟钝,十七岁了,还写不出一篇完整的文章。然而却仪表文雅,相貌秀美,很会谈笑,善写书信,看见他的人并不知道他肚子里其实没有多少学问。不久,父母相继去世,只剩下他孤身一人,在洛汭一带教私塾度日。

  当时村子里颜家有个孤女,是名士的后代,从小聪明。父亲活着时,曾教她读书,只学一遍就记住了。十几岁时,就学父亲的样子吟诵诗文。父亲说:“我家有个女学士,可惜不是男的。”因此特别喜欢她,期望为她选择一个做高官的女婿。父亲死后,母亲仍然坚持这个选婿目标,三年没有成功,母亲也去世了。有人劝颜氏找个有才学的文人,颜氏认为很对,但还没有着落。

  有一次,邻居的妇人翻墙过来,同她攀谈,拿着用字纸包着的绣线。颜氏打开一看,字纸原来是那个顺天书生写的书信,寄给邻居妇人的丈夫的。颜氏反复阅读,似乎有好感,邻家妇人看透了她的心思,悄悄对她说:“这少年风度翩翩,很秀美,同你一样也是没有父母,年龄也相仿。你如果有意,我嘱托丈夫为你们撮合。”姑娘脉脉含情,没有说话。邻妇回去,把意思告诉丈失。邻生本来就同这书生很要好,便告诉了书生。书生非常高兴,就把母亲遗留给他的金鸦指环,托邻生转给颜氏作聘礼。几天后举行了婚礼,夫妻二人如鱼得水,十分欢乐。及至看了书生的文章,颜氏笑着说:“你写的文章和你像是两个人,像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考中?”于是早晚劝书生攻读,像老师一样严厉。到黄昏时,自己先点灯坐在桌前吟诵,为丈夫作表率,直到三更才罢休。

  这样过了一年多,书生对科举应试的八股文章已很精通,可是几次投考都名落孙山,困顿失意,茶饭不进,寂寞愁闷得悲痛哭泣,颜氏责备他说:“你不像个男子汉!如果让我换了发髻改成男人衣冠,我看那高官显位,如同拾取草芥一样容易!”书生正在懊丧,听了妻子的话,怒视着她生气地说:“你是不出闺房的人,没到过考场,就以为功名富贵像你在厨房提水煮粥一样容易。如果把男人的冠给你戴在头上,恐怕也和我一样。”颜氏笑着说:“你不要生气。到了考试的日期,请让我换了衣冠,代你应考。倘若也像你一样落拓,我当再不敢小看天下的读书人。”书生也笑着说:“你不知黄柏苦的味道,真应该让你去尝一下。只怕你换装后露出破绽,让乡邻笑话。”颜氏说:“我不是说笑话。你说过顺天有你的老家,让我换上男装跟你回去,假称是你弟弟,你从婴儿时就出来了,谁能辨出真假?”书生答应了她。颇氏进了内屋,换了男人的衣服出来,说:“你看可以充作男人吗?”书生仔细看她,俨然一个顾影自怜的俊美少年。书生高兴极了,向邻居一一告别,有交情好的稍微给他点馈赠。书生买了一头瘦驴,载着妻子回了老家。

  书生的堂兄还在,见两个堂弟美如冠玉,很喜欢,早晚都来照顾他们。又见他们起早贪黑地用功读书,更加爱护尊敬他们,雇了一个小僮供他们使唤。到了黑天,颜氏和丈夫就打发小僮回去。乡里有吊丧、喜庆之事,书生自已去周旋,颜氏总是在家中读书。住了半年,很少有人见过颜氏的面。客人有时求见,哥哥总是代为辞谢。有人读了颜氏的文章,惊奇地赞叹不已。有时有人忽然闯入来相见,颜氏作个揖便回避了。客人见其丰采,又都倾倒,由此名声更大起来。一些世家争相招赞做女婿,堂兄来商议,颜氏只是一笑;再强求,就说:“我立志取得高官,不考中决不结婚。”到了考试的日子,两人一齐去投考,书生又落榜,颜氏则以科试第一名而参加乡试,考中顺天府乡试第四名。第二年又考中进士,授桐城县令。因治理有方,不久又升迁河南道掌印御史,富贵如同王侯。后来托病请求退职,被赐卸任返乡。家中常常宾客盈门,但颜氏始终辞谢不见。从儒生开始到显贵,从不提婚娶,人们没有不觉得奇怪的。回乡后,颜氏渐渐购置婢女,有人疑心这里面有私情,堂嫂留心观察,确实没有不正当的行为。

  没过多久,明朝灭亡,天下大乱。颜氏这才告诉堂嫂说:“实言相告,我是你堂弟的妻子。因为丈夫平庸,不能自立,我才负气女扮男装求得功名,深怕传扬出去,致使天子召问,让天下人耻笑。”堂嫂不相信,颜氏便脱下靴子,让堂嫂看自己的脚,堂嫂才惊异起来。再看靴子里,塞满了碎棉絮。此后,颜氏让书生承袭了官衔,她则闭门做起深闺女人。又因她一生没有怀孕,便出钱让丈夫买妾。还对书生说:“凡是身居显贵的人,都要买姬妾侍女供奉自己。我为官十年,还只一身;你是何等福泽,坐享佳妇丽人。”书生说:“你也可以购置一批男宠,请夫人自己办吧。”相互调笑取乐。这时书生的父母,已多次受朝廷封赐之恩。富贵绅士来拜访,对书生施以御史的礼仪。书生羞于承袭闺阁女子挣的名衔,只以一般儒生自安,终身没有坐过官轿。

  异史氏说:“做翁姑的,因为新妇而受到恩封,可以说是一件奇闻。但名为待御而实为夫人的,哪个时代没有?可是做了夫人,又当了侍御的却很少了。世界上那些戴上儒生的帽子,号称大丈夫的,都要感到极端的羞愧啊。”

> > 点击展开阅读

注释

  (1)洛:洛阳的省称。

  (2)不能成幅:诣写不出一篇完整的八股文。科举时代,学生习作八股文,最初先学作一殷然后再学作半篇,逐渐学作全篇;能写成全篇的,叫“成篇”或“成幅”。

  (3)雅谑:高雅的戏谑。

  (4)善尺牍:会写书信。古时信札,札长约一尺,故称书信为“尺牍”。牍,供书写的木简。

  (5)童蒙:智力未开的儿童。洛汭(ruì锐):古地区名,指令洛河人古黄河处,在今河南省巩县境。

  (6)不弁(biàn变):不着男冠。古代男子加冠称“并”。《诗·齐风·甫田》:“婉兮妄兮,总角丱兮。未几见兮,突而弁兮。”

  (7)手翰:手笔;此指亲笔书信。翰,毛笔。

  (8)渠侬:吴地方言,犹言“他”。这里是邻妇指称自己的丈夫。聏(ér而)合:撮合。聏,调和。

  (9)脉脉:形容眼含深情。

  (10)金鸦镮:饰有金乌的指环。金鸦,犹金乌,传说太阳中有三足乌称金乌,故以之指太阳。

  (11)率:表率,榜样。

  (12)制艺:也称“制义”,即科举应试的八股文。

  (13)身名蹇落:身蹇名落:谓困顿失意。蹇,困苦。

  (14)饔飧(yōng sūn雍孙)不给:意谓吃饭都成问题。饔,早餐。飧,晚餐。

  (15)青紫直芥视之:意谓取得高官显位,看作如同拾取草芥那样容易。青、紫,指官印上的缓带。汉制,丞相、太尉金印紫经,御史大夫银印青绶。芥,小草。《汉书·夏侯胜传》:“胜每讲授,常谓诸生曰:‘士病不明经术,经术苟明,其取青紫,如俛拾地芥耳。’”

  (16)睒睗(shǎn shì闪式):目光闪烁;疾视。

  (17)场屋:科举考场。

  (18)犹人:和一般人一样。

  (19)藐:藐视,小看。

  (20)蘗(bò柏):黄柏,中药名,味极苦。

  (21)燕:河北省的别称,周时为燕国之地,故名。此指某生的家乡顺天。

  (22)顾影:自顾其影,表示自负。

  (23)御:原指驾御车马;这里是驮载的意思。

  (24)冠玉:冠上的玉饰,用以比喻美男子。语见《史记·陈丞相世家》。

  (25)宵旰攻苦:起早贪黑地用功读书。宵,天下亮。吁,天晚。攻,攻读。

  (26)瞲(xuè谑)然:惊视的样子。

  (27)矢志青云:立志取得高官。青云,高空,喻高官显位,语见《史记·范雎列传》。后肚称登科为平步青云。

  (28)以冠军应试,此指以科试第一名而参加乡试。

  (29)中顺天第四:考中顺天府乡试第四名。

  (30)桐城:县名,在个安徽省。

  (31)有吏治:犹言有政声。

  (32)河南道掌印御史:明代都察院下分十三道,每道设置监察御史,给以印信,持之巡按州县,考察吏治,称“掌印御史”。河南道所辖地区正是颜氏家乡。

  (33)乞骸骨:封建时代,官员因老病请求朝廷准予退职,叫“乞骸骨”。《史记·项羽本纪》:“范增大怒曰:天下事大定矣,君王自为之。愿赐骸骨归卒伍!”

  (34)鼎革:“鼎”与“革”均是《易经》卦名。鼎,取新。革,去故。后因以“鼎革”称改朝换代。

  (35)小郎:旧时妇女称大夫之弟为小郎。这里是颜氏借嫂嫂口吻,称谓自己的大夫。

  (36)阘茸:无能,平庸。

  (37)承其衔:指承袭颜氏的官衔。

  (38)雌伏:《后汉书·赵典传》诣其兄子赵温,“初为京兆郡丞,叹曰:‘丈夫当雄飞,安能雌伏!’遂弃官去。”雌伏,原指屈居人下;此处语意双关,指仍为深闺妇女。

  (39)“面首”二句:此为戏谑之言,意思是你可以购置一批男宠。《宋书·前废帝纪》:“山阴公主淫恣过度,谓帝曰:‘妾与陛下,虽男女有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唯驸马一人。事不均平,一何至此!’帝乃置面首左右三十人。”面首,指男宠。面,取其貌美。首,取其发美。

  (40)覃恩:深恩。此指朝廷封赐之恩。

  (41)侍御:侍御史,即“掌印御史”。

  (42)侍御而夫人也者:指身为侍御,不能刚正执法,弹劾奸邪,却怯懦如妇人的为官者。

> > 点击展开阅读

赏析

  古代封建社会,男人只有考取功名,进入官场,才能一展宏图;而女人却只能依附丈夫金榜题名,以期实现自己的梦想人生。

  《颜氏》一文却描写出一个不一样的女子。颜氏自小便聪慧过人、才华横溢,更加是名士之女有过目不忘之能。颜氏父亲对自己女儿的能力赞赏有佳“吾家有女学士,惜不弁耳”,认为颜氏才华过人只可惜不是男人。颜氏一心想找贵官做郎君,但是一直找不到。父母死后,乡亲劝她找读书人,因为他们知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在机缘巧合下,颜氏嫁给了她自认为会读书的某生。可惜的是,某生“性钝,年十七,不能成幅”。某生是榆木脑袋,十七岁还不能作出成篇的八股文。但是,某生却有两个优点。第一是长得好、善于谈话,第二个是字写得好、擅长写信。当初颜氏嫁给某生也是因为看到他写的信,又听说是一个翩翩美少年才嫁过去的。

  但是,颜氏并不甘于过平淡的生活。所以,日夜督促丈夫用功读书。无奈某生运气不好,文笔也不行都名落孙山了。颜氏一气之下数落丈夫:“君非丈夫,负此弁耳!使我易髻而冠,青紫直芥视之!”颜氏决定女扮男装去参加科举考试,认为得到高官厚禄像捡起木棍一样容易。因为她胸有成竹,而某生则是徒有其表却腹内空空。所以便以某生弟弟的身份回顺天准备,考试之前,她深居简出。即使有豪门之女想招她为女婿,她只是拒绝道“矢志青云,不及第,不婚也”。

  而颜氏也是如她自己所愿,一举考中了秀才,又考上举人,最后考上进士。颜氏考中进士后做了七品县令,因为政绩很高为官清廉升为御史。这样也就实现她自己之前所说的“青紫直芥视之”,做到御史这样的大官。并且,女扮男装的危险性也被作者以巧妙的方式给回避了。作者蒲松龄设下两个巧机关:第一,颜氏生平不孕;第二,颜氏生活的时代是明末清初。颜氏不孕就避免在参加科举考试和做官的几年时间里不会因为怀孕而暴露身份,而且颜氏欺君只是针对明末的崇祯,江山易主谁会在意这些呢?

  同时,颜氏对自己的夫君某生的认识也十分到位。她评价某生是“闒茸”,意思是无能、平庸、窝囊废。颜氏的成功打破了古代妻凭夫贵的传统,是作者借女子考取功名讽刺当时社会的黑暗。

> > 点击展开阅读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 人。他出身于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父亲蒲槃原是一个读书人,因在科举上不得志,便弃儒经商,曾积累了一笔可观的财产。等到蒲松龄成年时,家境早已衰落,生活十分贫困。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