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

编辑:文言文之家 时间:2019-11-05 20:02:47

文言文

  泰安张太华[1],富吏也。家有狐扰,遣制罔效。陈其状于州尹[2], 尹亦不能为力。时州之东亦有狐居村民家,人共见为一白发叟。叟与居人通 吊问[3],如世人礼。自云行二,都呼为,胡二爷。适有诸生渴尹,间道其 异[4]。尹为吏策[5],使往问臾。时东村人有作隶者[6],吏访之,果不诬, 因与俱往。即隶家设筵招胡。胡至,揖让酬醉,无异常人。吏告所求,胡曰:“我固悉之,但不能为君效力。仆友人周三,侨居岳庙[7],宜可降伏,当代 求之。”吏喜,申谢。胡临别与吏约,明日张筵于岳庙之东。吏领教。胡果 导周至。周虬髯铁面,服裤褶[8]。饮数行,向吏曰:“适胡二弟致尊意,事 已尽悉。但此辈实繁有徒[9],不可善谕,难免用武。请即假馆君家,微劳所 不敢辞。”吏转念:去一狐,得一狐,是以暴易暴也[10]。游移不敢即应。 周已知之,曰:“无畏。我非他比,且与君有喜缘,请勿疑。”吏诺之。周 又嘱:“明日偕家人阖户坐室中[11],幸勿哗。”吏归,悉遵所教。俄闻庭 中攻击刺斗之声,逾时始定。启关出视,血点点盈阶上。墀中有小狐首数枚, 大如碗盏焉。又视所除舍,则周危坐其中[12],拱手笑曰:“蒙重托,妖类 已荡灭矣。”自是馆于共家,相见如主客焉。

翻译

  泰安州的张太华,是个很富裕的州吏。他家里有狐骚扰,虽多次驱赶、遏止,也不起作用。他把这事说给知州听,知州也无能为力。当时州的东面也有狐居住在村民家里,人们都看见过狐是一个白发老头。这老头和村里人互通礼仪往来,如同常人一样。他自称排行第二,人都叫他胡二爷。恰巧有个秀才来拜见知州,谈话间提到了胡二爷的奇异。知州便为张吏出谋,让他前去问胡叟。那时胡叟住的村子里有个在州衙当差的人,张吏向他打听胡叟的情况,果然不假,于是和他一同前往,就在衙役家里设筵请胡叟。胡叟来到,礼让敬酒,和常人没有不同的地方。张吏便把请求驱狐的事告诉了胡叟。胡叟说:“我本来很清楚地知道这回事,只是不能为您效力。我的朋友周三,寓居在岱庙,他能降伏它们,我定当代您求他。”张吏大喜,再三致谢。胡叟临走时和张吏约好,让他明天在岱庙的东面设筵等待。张吏都答应照办。

  第二天,胡叟果然领着周三来到约定的地点。周三的脸像铁一样,上面长满卷曲的胡须,穿一身骑马服装。酒过数巡,周三对张吏说:“刚才胡二弟把您的意思告诉了我,事情已经知道得很详细了。只是此辈确实有很多同伙,不可好言相告,难免动用武力。请允许我就借居在您家,有什么吩咐也在所不辞。”张吏转念一想,去掉一狐,再来一狐,是用凶暴换凶暴,因而迟疑不决,没敢立即答应。周三已知道了他的心思,说:“不用害怕,我和那些狐不一样,而且和您还有同住一起的缘分,请勿怀疑。”张吏答应了他。周三又嘱咐他明日和全家人一起关上门坐在屋子里,不要喧哗。

  张吏回到家中,全都遵照周三的吩咐安排好了。不久便听到院子里有攻击刺斗的声响,过了一个时辰才静下来。开门出来一看,鲜血点点洒满台阶,台阶上有好几个小狐狸头,像碗、杯大小。又去看为周三清扫准备的房间,见他端坐在里面,拱手笑着说:“蒙您重托,妖类已全部消灭了。”周三从此住在张家,相见如宾主一般。

注释

  [1]泰安:泰安州,属济南府,治所在个山东省泰安市

  [2〕州尹:州的长官,即知州。

  [3]通吊问:谓有礼仪交往。吊问,吊死问疾。

  [4]间:乘间。

  [5]策:策划。

  [6]作隶者,当衙役的人。隶,隶役,特指衙役。《国语·周语》下:“子孙为隶。”丰昭注,“隶,役也。”

  [7]岳庙,指东岳庙,即岱庙,在泰山脚下,奉祀东岳大帝。

  [8]裤褶(xl 习),古时军中一种匣于骑乘的服装,上着褶而下服裤。 褶,夹上衣。裤,胫衣,套裤。

  [9]实繁有徒:确实有很多党羽。繁,多。徒,众,指同党之人。

  [10]以暴易暴,谓以凶暴代替凶暴。语出《史记·伯夷列传》。

  [11]阖(he 合)户:关门。此从二十四卷抄本,原作“合户”。

  [12]危坐:端坐。

作者简介

  蒲松龄(1640~1715 年),清代杰出的文学家,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山东淄川(今山东淄博市)人。蒲松龄一生热衷功名,醉心科举,但他除了十九岁时应童子试曾连续考中县、府、道三个第一,补博士弟子员外,以后屡受挫折,一直郁郁不得志。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了四十年,到七十一岁时才援例出贡,补了个岁贡生,四年后便死去了。一生中的坎坷遭遇使蒲松龄对当时政治的黑暗和科举的弊端有了一定的认识。生活的贫困使他对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和思想有了一定的了解和体会。因此,他以自己的切身感受写了不少著作,今存除《聊斋志异》外,还有《聊斋文集》和《诗集》等。

【看完本文的人还浏览过】

Copyright @ 文言文之家

网站地图  TAG标签